操纵城市规划与摆布市民生活(转)

时间: 2011-11-24 / 分类: / 浏览次数: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支持作者


现在市民有一种“时髦话题”,就对城市规划设计进行批判。我觉得这是好事情。与市民息息相关的事情,本来就应该让他们尽情地去表达看法。如果一项城市规划设计让人普遍感觉很不爽,就应该好好查查其中的问题了。

  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城市规划设计的问题呢?日前,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长、两院院士周干峙就直指问题的两个症结,一是行政干预过多,二是被开发商暗地操纵。比如,一些地方的市长、书记拍板,让规划师、设计师沦为绘图员;还有一些地方往往由开发市场指导规划设计,部分开发商甚至设置自己的规划设计机构。(据9月13日《东方早报》)

  两院院士周干峙这些观点,算不上新鲜。毕竟,行政干预与利益捆绑,是城市规划的两大杀手,现在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把这些话题拿到台面上说,还是有价值的。城市规划的好与坏,有时甚至意味着一座城市的“再生与死亡”。让公众明白到底谁在操纵城市规划,至少能在出了问题时,使民意问责找对方向。

  城市规划设计既关乎人们的现实利益,也与人的心灵体验有关。城市空间是一种公共资源,城市规划是对这种资源进行分配。不管是房地产商,还是普通市民,都会关心这种分配流向,因为自身利益与之紧紧捆绑在一起。在一座城市生活久了,还会觉得心绪容易随着城市变化律动。可以说,城市是不是洋溢着健康活力,是不是充满了自由精神,直接关联着市民的幸福感。

  这一切,都决定着城市规划设计应该以满足公共利益与普适情感为最高准绳的。也就是说,城市规划设计,不是要按照长官意志来办,来变成政绩工程的工具;也不能被某些既得利益捆绑,比如变成一些开发商提升房价的工具;当然,城市规划更不能变成少数设计者自娱自乐的工具,盲目迷信一些所谓艺术大师的设计,有时很可能掉进别人的陷阱,使公众情感与尊严遭遇侮辱与损害,比如央视“大裤衩”引发的诸多争议。

  以前看过一则报道,说的是旧金山与上海这两座友好城市之间相互羡慕的事。旧金山市长希望自己是上海市长,说造一条路就能造一条路,想什么时候完工就什么时候完工;而上海市民则说,他愿意到旧金山当市民,这样自己的房子就不会说拆就被拆了。从中不难看出,在城市规划的问题上,是多么需要一个公共平台,让决策者、设计者与公众都能充分参与讨论,来避免行政权力与利益集团操纵城市的规划设计呀。

  现城市出现一些不伦不类建筑怪物。在我印象中,除了已不太适宜过多讨论的央视“大裤衩,就是我的老家江苏淮安那个中国南北分界标志。前两天有消息说,设立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标志园项目刚刚才获得国家测绘局的批准。其实,那个很搞笑的“南北分界标志”早在去年底就搞起来了,就在我老家那个房子北面几百米的那条河面上。这种“先上车后买票”的做法,也寓示着行政权力在城市规划设计中是怎样的横行无阻。说到底,那个很搞笑的“南北分界球”,不过就是一些权力不顾民意感受,下出的一个“政绩工程”怪味蛋罢了。

  行政权力或者开发商操纵城市规划,从某种意义说,就是在摆布市民的生活。一座真正有生命的城市,不能靠行政权力与既得利益的推手来不断打激素,来制造城市发展的速度与规模。那样的话,只会使城市偏离公共利益,不符合公众审美情趣。那样的城市不是真正成熟,而是提前衰老。对于生活在那样城市里的人们来说,自然就是一种不幸。因此,现在必须尽快斩断那些暗地操纵城市规划的利益之手。


觉得好,请分享一下,我会继续努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