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发展中的保护和特色

时间: 2012-07-10 / 分类: 城市规划论文 / 浏览次数: / 1个评论 发表评论
                       
城市发展中的保护和特色

历史上,有一些城镇在桥边生长起来,另一些由军事驻地、教育学术中心或宗教中心发展而来。其中一些是经过规划的,但大多数没有。随着工业化的进程, 新的中心很快在原材料或动力资源附近发展起来。最终,产生了工业大国的贸易中心和首都,但无论城市最初生存的理由是什么,如何影响了它最初的形式和建筑, 其它的功能还是迅速发展起来。当古老的工业衰落而让位于新工业时,城市的繁荣和省略取决于各种计划中或计划外的活动之间相互作用的质量和数量,尤其取决于 对环境变化的反应速度。

在过去的世纪中,大多数建筑物是由当地材料建造的,其形式同时适应社会需求和气候。只有那些最重要的建筑才由建筑师或建造专家设计,而他们常使 用进口的和更耐久的材料。随着这些年来大规模信息交流的发展,所有这些改变了。建筑设计、方法和材料正在越来越国际化和标准化,它们更多地随着时尚的指示 而变化,而不是其实效。

就象建筑物的功能被(或应该被)反映在其设计中,城市的形式和特性也是它的经济和社会结构的反映。当我们改变、改造或更新建筑物来更好地满足不 同从前的新需要时,必须承认:要确保一段时间内一个社区的繁荣,那么一个人居环境――村子、镇子或城市,就必须不断地通过改变其自身来适应新的情况。尤其 是现在,只要满足制造商的设想或财政状况,几乎可以在任何地方建立工业。

有时改变是受欢迎的,因为它是增长的财富或社会地位的结果;但反对意见常常不合逻辑地产生,也许是出自对于熟悉事物的改变的明显厌恶,或是因为 对未来的恐惧,因而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进化的演变是城市唯一最恒久的特性。如何控制这种改变,实现新和旧的最有利的结合,是一个永恒的问题,特别是由于 国际通信革新加速发展带来的影响,在观念和制度方面,人们更容易很好地处理与历史的关系,而不容易抓住那些出现在将来的机会。

建筑和城市设计的保护

一个城市,尤其是一个古老的大城市,是思想和艺术品的宝库,其中包括建筑、空间和各种场所。它们表达了演变的需要、时势和建造者那个时代的风 尚。为了社会的利益,我们应该合理地运用这一资源。但这从来不容易做到,因为总有关于什么才是”合理的运用”的争论。在城镇的发展中, 情况常常会因为对旧建筑倾注的感情而变的复杂。用于建筑结构和基础设施维护的钱原本可以用于为社会提供新的住房,提供新的社会、商业、工业用途房屋和新的 服务设施,这是一个客观但又经常被忽略的负担。但现在的形势要求未来的需求必须得到满足。什么样的发展才能最好地适应未来的需要,这必须得到检验和评估。

在制定一个已长期存在的城市区域的未来发展方针时,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在于决定应该依据何种原则(如果有的话),有意识地保留现存的建筑物及整个地区;在何种代价下、到何种程度,这种保留才能适应改变的需要。

对单独的建筑物或建筑群来说,常常是其外观、建筑价值或历史上的相关意义决定其保护(或保存)与否。这还常被解释成对现状的维持。但一栋由政府 保护的国家建筑,会不可避免地成为声望的目标。这种声望是一种可怕的强力麻醉剂,使人们在考虑到艺术性时被麻痹了。如果一栋建筑内在魅力和作为一件艺术品 或文物的价值,能够配得上这种声望,那它才能被保护。太多的人想要把他们自己所看到的古老建筑作为最好的来保留。但我们认为的建筑的美并不是一个靠逻辑证 明的东西。同样也可以说,保护的愿望是不合理的,尤其当要保护的建筑无法附加经济用途时。

那么,能不能给建筑物现在和未来的用途、需求和花销以更多适应性的考虑呢?这能显著地减少那些被”保护”的老建筑或区域。也许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它能代表传统模式在城市演变和建筑选择性变化中的继续。它实际上能代表对思想和艺术品的保护。

虽然重要的建筑物或建筑群能够为新发展提供灵感,但即使把质量和重要性作为评价它们保存价值的决定性标准,不管一个单独的建筑作品多么引人注 目,还是很少能对建成环境的整体特性作出贡献。仅仅年代还不足以成为保留一栋建筑的充足理由,为了保护的保护也是一个不可持续(但并不少见)的论据。在这 些考虑中会有许多争论――保护,保留,还是不这么做?

除了我们提到的有历史或建筑价值的例子,应在什么情况下、如何保留那些已经不再适合使用的旧建筑物呢?而不是用更高效的现代建筑来取而代之呢?

过去,具有时代风格的建筑实践满足了时代的需要。虽然重要的建筑物都被盖得好像要永存似的。1936年,在伦敦,人们发现,除了几个被公认的有 历史价值的例子,其它大多数都在三十年内被更新,在六十年内被重建了。现在,在这个被保护所支配的时代,总有不断的压力要求保留远远超过这个建筑时代的工 业和商业建筑。这是非常昂贵的。可能倒不是要求新的用途和新的技术服务设施,而是它的材料、体量和特征能引起人们的共鸣,空间的尺度和比例适合当今的时 代。这难道不比在昨日昂贵的立面背后设计出为明日服务的空间更好吗?

如今挽救古建筑的工作,不管以何种方式。都很少考虑它们的实际条件,甚至有时它们只代表一个因为没有特色而被人记住的建筑时代。这将会限制子孙 后代显示他们的设计或欣赏能力,这是要冒险的。但是给新的伟大的建筑和城市设计提供机会也要冒险。不管多大程度的保护都不能把一个设计从坏变好。五十年 前,如果有现在的规章和看法的话,许多现在被认为是杰作的建筑作品就盖不起来了。因为他们不能,而我们能欣赏到一些过去最富想象力的设计者最好的作品。如 果决策的产生能适应也象建筑一样改变着的世界形势的话,就会有更多有价值的现代建筑了。把更多时间投入到审批一个发展申请中,并不一定能产生好一些的建筑 或城市设计。它也许会阻止一场灾难,但如果由于官员们缺乏城市设计的眼光而错过了合适的投资时机,它同样也可能导致失去一个机会。

然而,保护的力量确实可以成为对当今建筑已经错过的短暂的品质(原文如此)的反作用力。许多建筑(尤其在西方)似乎是根据暂时的时尚设计的,而 不是根据那些尊重人类尺度、几世纪以来很好地为建筑服务的传统设计原则。正是建筑的目的――提供房屋,才满足了使用者的需要。其中包括了直辖市适应、在适 当的时侯以适当的代价提供服务并在美学上使人满意。如果城市和建筑设计的质量很低的话,客户――政府、特别是主要的跨国公司――就必须与建筑师和规划师共 同承担责任,对建筑的良好形态表示更多的关注。这不应限于给建筑穿上一件过去时代的外衣,而应关注它给人的感受。它应以表面的细部体现出对建筑地位和时代 的适宜性更多的关注。

建筑师关心在特定空间的某一建筑,却很少关心它的邻居。而城市设计考虑的是被建筑界定的、渗透的或打断的空间。虽然也许这些建筑只是为从几个选 择性的观点观看而设计的。城市设计的关键存在于连续看到的景象中,其质量取决于空间之间的关系,它们被界定的方法,轮廓、体量、尺度、色彩和周围环境―― 比如建筑或植物――的材质。一个空间形式给旁观者的印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穿行于其中的运动速度。好的设计考虑它被体验时的情况;最好的设计能满足所有标 准。一位穿越城镇广场的步行者有时间享受各种各样的的纹理和形象:建筑表面的分格,界定空间的铺地和植物,光影的相互交叠和落叶的飘飞。那些较快通过的人 会对不同的较粗略、缺少细部的特点留下印象――例如轮廓和建筑物的大致体量――可能与步行者的印象相似或相关很大。只有少数人会用心分析那些让一栋独特的 建筑、街道、广场或城镇变得宜人甚至有纪念意义的特色,但许多人会潜意识去鉴赏这些建筑或城市设计,把它们看作是某种喜欢或不喜欢的东西。这种欣赏,无论 有或没有,都会受到建筑或空间的尺度与人类尺度之间的关系的影响。因为我们都会依据与人类高度和生命长度的关系来评价尺度和年代。这反之又影响了我们对周 围环境的反应,例如我们在街道或广场中是否觉得拥挤或舒适。

因为保护和保存被混淆,这种情况变得复杂。保存意味着对现状的保持,或把一栋建筑修复到原来的样子。如果一栋建筑在许多年间被不断修改,就很难 判断到底什么组成了应保留的正确的时期(如果还有这么一个时期的话)。但建筑保存也意味着已经有维护一栋古老建筑的钱。保存的力量就必须被极度谨慎的使 用。正如我们已指出的,仅在年代所带来的限制下,只有很少数建筑是适合被保存的。一些古老的建筑应被保留,比如博物馆,因为它们与国家或地区的重要人物、 事件有着联系,也可能是因为它们的建筑或城市特性。这些被选中的建筑必须以某种方式”换得它们的被保存”,或从国家和当地政府不断取得这种保存。对于大多 数有价值的建筑来说,应考虑保护而不是保存。

保护包含对资源的合理利用,这在城市的设计中是最为重要的。作为一个世纪以来的科技和商业发展的结果,城市中心总是处于适应更多用途和人口的压 力下,然而许多城市中心却有一种错综复杂的特性,很容易被增长的交通和重建破坏。取代所有旧的事物来满足新的要求会浪费资源。而且很昂贵:这会有效地毁灭 一个地区甚至整个城市。不满足今天的需要、不预测明天的需要,可能会成为经济和文化的自毁。我们必须在某处打破平衡。如何做呢?答案可能介乎一座城市和一 个社区之间;或者是它们的特性值得保护,或者是一种古老的、很受喜爱的形式:又一次,是思想还是艺术品。建造什么,何时何地重建或彻底的修改,保留什么以 及如何去做,是一个判断力的问题。在实践这种判断时,应该简要地参考别的地方的经验。

保护,保存和选择的问题

在世界的很多地方,有无数的例子可以用来研究多种多样的情况的前因后果和保护的方法,而且每一个都很独特,又都有只适合于某些情况的经验。应指出的是:不同的情况需要不同的解决办法。

威尼斯以它的生存方式而言,恐怕是最引人注目的。因为在一个岛屿与城市,很容易禁止机动车辆,保留狭窄的街道,于是也就保住了。至少从表面看, 它还与从前一样,以充满微妙的人类尺度的城镇景观而著称。仔细的观察显示,它已成为一堆正在腐烂的无以伦比的辉煌,虽然仅仅的扔有几栋不显眼的现代建筑, 却还作为人类在混乱创造完美的能力的坚实证据而屹立如初。从社会的角度来看,这些都不好,因为越来越多的尤其人在经济或旅游来的压力下选择或被迫到别处居 住,以至现在居住人口只有大规模旅游业开始时的40%,剩下的78,000 人口的大多数是以某种方式直接依靠旅游业生存的。市长警告说尤其正变成一座贫瘠的博物馆城市,没有自己的日常生活,没有足够的威尼斯人口-除了那些为旅游 贸易服务的人。为了使城市看起来和过去一样,城市的演变已被打断到危险的程度。很大的资金和计划出一个治疗的方法将会极其艰难和昂贵

墨西哥城,世界最大的都会之一,有许多具有重要历史或建筑意义的建筑物,有些是前殖民地时代的。它也拥有一些有建筑价值的区域,比如佐那罗萨 (Zona Rosa), 在这里,保护措施正在付诸实施。但它也有一些最肮脏的贫民窟和混乱的地区,对许多人来说都没有逃避的希望。应优先考虑什么呢?投入到国家遗产的建筑维护中 的财力越多,用来建造住宅和医院的就越少,更重要的是要为明天的人们提供所需的基础设施。保护的范围相当宽广,就好像实现它的可能性相当低一样。

在过去的四十年中,新加坡进行了一项突出的重建住宅的项目。它不可避免地导致了许多传统建筑的毁坏,特别是中国城和小印度。更重要的是它破坏在 这里生存的几代人的社区。但优先权在于提供良好的居住条件-我认为这很正确。直到最近,才通过一个保护项目复原了老城区的许多残存的商住式的房屋。历史条 件下的花费当然高但却对社会有益。这是一个有眼力、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并且有勇气、有决断的速度和足够的财力来实现其目标的城市。

中国的建筑和规划因为其空间相联系和相承接的方式受到特殊的尊重。原来的皇宫-紫禁城、颐和园、北京的园林、苏州和承德的园林都在尺度和用途上 各不相同,但每一个都显示出对实和空、遮挡视线、造景和尺度的正理的娴熟掌握,别处极少有能相比的,在西方更没有。每一个设计都很适合它初始的目的和它的 使用,虽然它们大小不同。几百个人在紫禁城里几乎不会被注意,但如果在苏州的一个小园林里,就会千百万交通堵塞。大小和尺度总是应该与用途相关,与房屋周 围的环境相关的。这些地区的保护具有巨大的社会、建筑和历史的重要性,它们需要耐心、敏感,并且是很花钱的。

住房和保护

许多建在欧洲和整个前殖民地领土的宫殿和豪宅有新了用途。 来”挣得它们的被保护”,比如做旅馆、会议中心、学校或医院,这样就保证了它们在可预期的未来不断地被维护。但并不是这些伟大的建筑物赋予了城镇它们的特 征,而是无数的更谦虚的居住建筑。它们并不时髦,不能满足现代化的要求;但却用最少的材料取得了最大的优势,在苛刻的条件下倾全力于提供可能达到的最好的 生活条件。在沙漠地区,厚重的墙挡住了正午的阳光,又保住了寒冷夜晚所需的温暖;内院被安排来利用气流提供制冷;在南亚,建筑物造得很高,以保证通风,避 免突然的雨季泛滥;在中国,”风水”的不同流派依据这些制定了实践的标准。在几乎所有现代化的发展中,不仅仅这些微妙的方法被一扫而光,而且更让人无尽沮 丧的是,几乎所有建立在数代人的经验积累上优良的实践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被那些极少考虑社会需求和气候要求的标准住宅代替。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有这么 多可用的科技资源,却仍然有这么多低质量的房屋在这么多国家建造起来,就不让人惊奇了。解决办法必然存在于一种建设性的保护方针中。

这里并不是想建议老房子应被保留――虽然保存其中的一些作为教育和记录的例子是很好的――而是,过去的经验应该影响适应现在一般城市规模和密度 的新设计。这种方针,可以被称为改革性的保护,将会给予气候和节约能源的要求足够的重视。它也应考虑维护大量现代建筑体系的巨大花费。尤其它应满足时代的 社会需求。

生活方式,尤其是家庭内部的,随着外部条件,特别是经济情况的变化而演化。新的工作方式、城镇规模的增长在这方面是很重要的。在世界的许多地 方,从一套接近地面的独立住宅或公寓,到需要靠电梯到达的多层公寓单元,这种住宅形式上的骤然变化,破坏了家庭生活,摧毁了社会的结构和邻里的居民,会对 经济发展和其它社会变化带来的契机有更好的反应能力。这样,遵循那些已被 接受的形式的新住宅就应受到赞赏,因为它包含了人们熟悉的东西,帮助重新发展的 邻里地区保留了一种”归属感”,又帮助新发展起来的地区建立这种感觉。

曾经有这样的论断, 说满足房屋需要的任务是现代建筑(相对于”后现代”和其它短暂的风尚而言)的源泉,并且正是从这方面来说,现代运动中的作品才与早期的不同。如果经济和社 会的考虑也包含、当然也应该包含在这些任务中,设计的原则就更紧密地与更乡土或传统的建筑相吻合。那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这么多恰当设计的当代房屋能欣然坐 落在旧的居住房屋旁边。因为它们显示了保护和建筑原则的应用,确保了一种当新旧并置时常常被遗忘的使它们和睦共处和措施。

定义和赞同一种原则是一回事,而实现它们就是另一回事了,因为不仅仅公众和家更喜欢时髦或便捷的方式。而且当面临基础内容时,技术问题也更突出 了。想要以可行的方式来适应城市中不可避免的高密度问题,会带来几乎无法抵抗的问题:如何才能经济地提供已被社会认可的改善的服务设施。

在北京的菊儿胡同,吴良镛教授通过庭院式住宅,表达了一种可能性:既容纳一个相对高的人口密度,又同时给每个家庭提供一小块的室外空间和绿地, 且只与他们的近邻分享。当依据只有三、四层高时,就不需要电梯,维护也不需使用精密的机械设备。较高的单位成本,被使用时降低的花费和灵活的布局平衡了。 这种布局给保护区域内和历史性建筑附近的小片地段提供了发展和再发展的可能。对局外人来说,这种方法以适应今天的需要的方式,保护了传统住宅的原则。这种 住宅,从各种意义上讲都建立在胡同的体系上,这种体系确定了北京的许多住宅的布局。当然,还有许多方法来适应重要保护地段附近住宅的需求。这清楚地表明, 对于这一类比如发生在承德、北京和其它历史中心的问题,有一系列实际和可行的解决办法。

从经济的角度看,使用电梯的房屋,至少应六层高;更高一些时,就会有建筑上的重要意义:当它们的相当高并形成组团、仔细选址时,就会对城市的结 构设计造成一种冲击。在一栋历史建筑或古城的中心的近处,在低层建筑比较受欢迎的地方,如果建起高楼群,通常是不合适的。在很多情况下,这指出了解决历史 城镇的边缘或边缘以外的发展问题的可能性和愿望。这样可以延长古老建筑和园林的古往今来、使用期限和特性。维护的费用降低了,因为制造污染的工业随之迁走 了,沉重的交通负担转移了,震动对古老结构的危害减轻了,拓宽道路的需要也消除了。通过这些和其它类似的方法,新式的发展也可以成为最有效的保护手段。

结论

每一个人类的居住地都有它独特的品质,源于它所外位置地理因素的影响,它的根本的经济和社会的情况,以及之后的历史发展。这被反映在它的地段和 建筑的形式和结构上;多年来不断变化以适应新的需要,常常至今为人所不知,但代表了每个时代在城市演化中起的作用。留下来的一些无法估价,另一些却没有很 高的价值,但我们不应抛弃任何一个,直到它们对将来可能做出的贡献得到评价;因为一旦毁掉意味着永远推动。但同等重要的是,资源不应投入到试图维持那些不 可能被维持的事物中去。一座城镇的特色,不仅仅来自它的街道和空间带来的特色,也源自每一栋个体建筑的设计中;那么最好的,为城市发展进程和保护的依据提 供服务的办法,就是确保这种变化,这种不可避免的变化,进化着的变化,既尊重着历史又考虑到未来的变化。

1个评论

  1. 匿名
    2012/07/11 09:41:52

    作者是读什么的?是不是规划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