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出租花园的介绍

admin5个月前401

德国的“出租花园”最早出现于19世纪工业化和城市化时期,有三种不同的起源。

 

一是在社会工业化过程中,大批农民放弃了农耕生活,涌入城市,成了收入微薄的工人阶级。他们的生活贫穷、营养不良、居住条件差,身体和精神状况堪忧。为了改善工人们的生活质量,在市民阶层的推动下,德国很多地方开辟花园场所,启动了“花园运动”。

 

早期的“小花园”也被叫做“穷人花园”,19世纪时,柏林、德累斯顿、法兰克福都有这样的花园。因为城市地价贵,所以这些花园的面积都不大,也就成了“小花园”。

除了改善工人生活条件外,小花园还有另外两个版本的起源形式。一个版本和一位名叫Daniel Gottlob Moritz Schreber的医生及教育学家有关。所谓的Schrebergarten,就是为了纪念他。

Schreber教育理念的支持者们想通过小花园,让居住在封闭的城市里的孩子们,可以在自由的天空下玩耍,并借此机会解答家长们在教育上的疑问。

另一个版本则和“自然疗法”有关。这一运动的拥护者们认为花园和自然劳作有益于修养身心。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战败,民不聊生。挨饿的时候,教育理念、修养身心都得靠边站,解决吃饭问题成了小花园的首要存在意义

魏玛共和国时期,小花园被分给穷人种植土豆和蔬菜,帮助他们填饱肚子。1919731日,国民议会更是通过了《小花园及小花园租赁法则》,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为小花园建立了统一的法律框架。这个法律也成为后来联邦德国小花园法的前身。

今天,小花园租赁这种形式依然存在。当然,德国人民现在早已不再挨饿,不需要靠在花园里种土豆和蔬菜糊口。小花园更多的是为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提供一片安静的休憩场所。

另外,据供给我们烧烤场地的朋友介绍说,从魏玛时期就有规定,花园里至少30%的面积必须种植蔬菜,但是今天已经没有人在乎这条规定,很多都变成了单纯的“花园”。

 

那怎么才能拿到这么一个小花园呢?朋友介绍说,这种小花园一般属于小花园协会(Kleingartenverein),需要入会,缴纳会费,然后从协会租一块小花园。

朋友加入的这家协会成立于1922年,明年就要庆祝成立100周年!朋友的这片花园大概300平方米,会费每年只需450欧,也就是每个月不到40欧(300多块人民币)。

这种小花园非常抢手,想租的话要先在协会登记,然后等上几个月甚至一年半载才会有空出的花园。

 

小花园协会对树木种植有严格规定。比如,树高不能超过3米,树木只能在3月底之前修剪,3月底之后就不能再剪,因为会影响树木生长。对树木的护理情况,花园里还有“花园警察”(Gartenpolizei)巡视监督

小花园协会对堆肥和垃圾处理也有严格规定。会员们可以将剪下的树枝放在花园口规定的容器里。每年定期有专业人员和设备将这些树枝碎成粉末,这些粉末再被会员们领回,是极好的肥料。

值得注意的是,整个花园场地不设公共垃圾桶。我们烧烤时产生的垃圾,都要自己带走拎回家。

 

据报道,德国目前有90多万个这样的小花园,大概有500万人使用。在《联邦小花园法》的管理下,近1.4万个小花园协会都遵循统一的管理规则。

 

 

在自己的花园里,朋友夫妇过起了都市里的田园生活。几年来,两人一有空就去花园坐坐,看书喝茶、锄草除虫、浇水松土。除了维护园子里的各式果树外,他们还亲手挖塘种菜,在园子的一侧种起了南瓜、扁豆、辣椒、土豆、玉米、西红柿和荷兰豆等等。

进入后疫情时代后,小花园更成为两人招待朋友、举办活动、增加社会连接的场所。

两人打理这个小花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孩子。2019年宝宝出生。疫情严重时,德国先后两轮封锁。小孩子在家里憋闷无聊时就大声喊叫,大人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为了在疫情中给孩子找一个玩耍的地方,两人又在花园里添置了秋千、滑梯、沙坑和玩具车。疫情不再严重时,也吸引其他小朋友来,让孩子多一些玩伴。

男主人从小在德国北边散养长大,家附近就是一片森林。现在住在汉堡,小花园也是给儿子创造一些接触自然的机会。不上幼儿园的时候,小朋友就在这里抓蜗牛、捡苹果。一花一木一世界,懵懂的孩子乐在其中。

疫情爆发以来,我感觉到身边种菜的朋友似乎越来越多。有花园的在花园里种,没花园的在阳台种。西红柿、辣椒、韭菜、青椒、南瓜……时不时就会在朋友圈看到丰收的景象。

而数据也恰好验证了。据德国《时代周报》今年3月的报道,2020疫灾之年,德国的花园建材市场营业额比上一年涨了9%,创下了207亿欧元的记录,并且在今后很长时间内估计难以被打破。

 

 这个消费数据着实反映了人们在疫情中对花园、绿地、大自然、新鲜空气的向往和追求。而在我来看,种菜和种植物也是人类在危机状态下,对“失去”和“不安全感”的一种物质和心理补偿。花园和土壤所代表的生命力,成了我们汲取力量的源泉。


不知道国内有没有出租花园的案例,这个应该和农家乐有很大的不同。


另外有共享花园。国内有相关案例,大家可以找一下,上海的创智农园,激活地块开发中的闲置地,为社区居民提供了自主参与、共享共建的公共绿地。



相关文章

国务院提出推进海绵城市建设五项要求

10月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推进海绵城市建设和简政放权有关政策例行吹风会。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陆克华在介绍相关情况时表示,今年9月2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海绵城市建设,提出了5方面要求:...

关于规划行业业务交流群的异地互访机制的初步设想

最近,看到网络出现了“收留我”这种自助旅游方式。 这种模式提供了“客人”和“主人”两种身份。客人可以搜索旅游目的地愿意接待你的主人,主人则可以将其本地资源贡献出来,按照客人要求为其定制体验,比如...

国务院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将减缓城市快速城市化

昨天有2条新闻值得大家关注,一个是国家审计署对东方航空公司等5家国有企业发布了14-18号审计结果公告,揭露了不合理处置国有资产及违规发放奖金提高职工福利等恶劣行为,共处分了33名处级以上干部。...

国家住房政策决定城市规划大变革

古今中外,“住”的问题都是民众最关心的大事之一,而“居者有其屋”也是为政者追求的共同目标。针对低收入群体,各国政府根据各自国情,制定了不同的安居政策,很多做法在解决居民居住问题上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

规划局轮岗制度很必要

为进一步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加强干部队伍建设,提高机关行政效能,打造一支精干、务实、高效的规划队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国家公务员及参照管理机关工作人员职位轮换(轮岗)实施办法》,结合...

城市中国#城市进行时20111226

#城市建设#珠海珍珠乐园之殇 主题公园难逃短命诅咒    编者按:在城市中国网主办的第六期“城市会客厅”中,曾就“主题公园怎样带动城市旅游发展”问题进行了讨论。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李铁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