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城市

时间: 2010-04-13 / 分类: 专业图书 / 浏览次数: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城市规划公众号
++因网规关闭评论,但可关注公众号留言提问

绿色城市
作  者: (美)卡恩 著,孟凡玲 译
出 版 社: 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8-1-1
编辑推荐

在北京、上海、广州,在印度的孟买和新德里.在泰国的曼谷,所有这些吸引了全球无数目光的城市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急速扩张的城市空间、拥挤的交通、糟糕的空气、堆积如山的生活垃圾……这会成为发展中国家城市发展的宿命,还是为它们创造一个凤凰涅槃般的再生机会?是像亚特兰大那样扩张还是像波士顿那样紧凑?城市的发展该何去何从,是遵循发达国家城市的发展路线还是另辟蹊径?
无论是城市官员、城市规划部门和环境保护部门,还是普通的读者,都能从本书中获益匪浅。
内容简介

中国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与社会转型的过程中,经济和环境的协调发展已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之一。固体废弃物、污水、噪音、大气污染和全球气候变暖,这些与我们休戚相关的环境问题也越来越为人们所重视。是继续发展而放任污染,还是为了环境而牺牲一些发展?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究竟会对环境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本书为我们呈现了作者多年来在相关方面的研究成果,详细介绍了不同学派的观点,并引述了世界各国的大量案例,这对于经济发展与环境质量的矛盾日益凸显的中国,很有借鉴意义。
作者简介

马修·卡恩(Matthew E.Kahn),塔夫斯(Tufts)大学经济学教授,曾任教于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发表过多篇关于环境和城市经济学的著作,包括城市蔓延。公共交通以及环境监管的成本—收益分析等。
目录

总序
第一章 绪论
第二章 衡量城市环境质量
第三章 城市环境库兹涅茨曲线
第四章 收入增长和城市环境:市场的力量
第五章 收入增长和绿色治理
第六章 人口增长与城市环境
第七章 空间拓展:美国城市空间蔓延的环境成本
第八章 实现城市和全球的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致谢
书摘插图

第一章 绪论
经济增长对城市环境有害还是有益?简单的回答是,两者都有。亚洲经济的快速增长,造成至少25个城市的空气悬浮颗粒的水平超过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90微克/立方厘米标准的3倍以上,墨西哥城也以其堆积如山的垃圾而臭名昭著。但是在其他一些地方,在经济继续增长的同时,生活环境的质量却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19世纪的纽约市,市民每天都在与污水以及震耳欲聋的噪音作斗争——还有很多马匹横尸街头。但是在2004年,纽约市在争取2012年奥运会的主办权时,他们特别强调对环境的保护,声称纽约市是“绿色城市”。在19世纪以及20世纪初,像芝加哥和匹兹堡这样的大城市,来自炼钢厂以及其他重工业工厂的浓烟弥漫着整个天空。如今,芝加哥和匹兹堡要比40年前干净得多。即使是洛杉矶,在经历了人口和车辆的快速增长的同时,空气中烟雾的水平也急剧下降。19世纪80年代,美国城市居民的平均预期寿命比农村居民少10年。但到了1940年,城市死亡率偏高的现象却消失了。
为什么有些城市在增长的时候环境会恶化,而有的城市却可以保护甚至提高环境的质量?近几年来,环境经济学领域内的很多研究都在关注这个问题。本书在大量文献的基础上探讨了城市增长对环境的一些已知的和未知的影响。当经济学被人们称为“悲观的”(dismal)科学的时候,经济学家倒是对经济增长对环境的影响保持着乐观的态度。大多数经济学家相信,人们会采取一些激励机制来减少污染活动。然而,许多生态学家和环保主义者仍然担心资本主义对环境的影响。本书的目的并非平息上述争论,而是让读者们了解关于市场驱动的经济增长对环境的影响的不同观点。
理解经济发展和城市环境质量之间的关系并不仅仅是学术界的事情。2000年,80%的美国人口居住在城市,世界各地也都在加速城市化。1950年,世界人口仅有30%居住在城市;2000年,这一比例增加到47%;预计到2030年会达到60%。这些城市大都位于资本主义经济体。随着苏联体制的结束和中国经济的转型,大部分城市的生活、工作和商业都处在自由市场经济环境下。因此,未来的城市环境的质量取决于与自由市场经济相伴的污染的状况。
在分析这个问题时,经济学家们最突出的贡献就是提出了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的概念(environmental Kuznets curve,即EKC)。简而言之,该假设认为经济发展既是城市环境质量的敌人,亦是朋友。经济发展——尤其是在贫困的城市——一般会导致环境质量的下降,但是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又会帮助中等收入或富有的城市解决环境问题。为什么?因为随着经济的增长,消费和生产的方式变得越来越“绿色”,同时人们对绿色治理的期望也在提高。自环境库兹涅茨曲线引入以来,有很多研究发现,许多环境指标都适合这一模式。
但是,环保主义者却对环境库兹涅茨曲线所代表的乐观提出了很多异议。例如,许多人认为,即使环境库兹涅茨曲线是正确的,但对贫困的城市来说,要达到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的顶点需要很长的时间,因此对他们而言其实希望非常渺茫。在许多重要的方面,环境库兹涅茨曲线也可能完全起不到作用,比如全球范围内由于外部性引起的环境问题。还有,环境库兹涅茨曲线重点关注的是收入的变化,并没有给城市发展及其对环境质量影响提供更完整的描述。这些问题将在本书中得到详细的讨论。
  绿色城市的定义
在进一步讨论之前,首先要界定几个术语。虽然我经常列举中心城市所面临的具体挑战,但是本书中的“城市”指的是更大范围内的都市圈。例如,“芝加哥”指的是围绕芝加哥市的一个更大范围内的都市圈。都市圈包括一个拥有很多人口的中心城市,以及与中心城市有社会和经济联系的周围的社区。有时候,一个都市圈可能由一个或多个县组成。界定都市圈非常重要,因为至少在美国,大多数的人和工作都位于都市圈内,但并不在中心城市里面。
界定“绿色”是一个难题。我们直觉上的绿色城市是像俄勒冈州的波特兰这样的,而不是“棕色的”(brown)中心城市,比如墨西哥城。绿色城市拥有清洁的空气和水、干净的街道和公园。在面对自然灾难时,绿色城市有自我复原的能力,这些城市传染病的发病率也比较低。绿色城市同时鼓励绿色行为,比如鼓励人们使用污染相对较少的公共交通工具。
关于绿色城市的这些主观定义能否转化为客观的城市环境质量指标呢?第二章将从三个方面来讲述这一问题。生态学家强调城市生态指标的重要性,主要关注人们消费了多少,作为城市消费和生产的副产品的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又为多少。公共健康专家主要关注空气污染、污水以及其他能造成疾病的环境因素会对人们的健康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根据这种方法,如果一个城市和环境有关的疾病的发病率较低,我们就称这个城市为绿色城市。经济学家的角度则是,比较同一时点的不同城市或同一城市的不同时点的房价,来评估一个城市的环境质量。如果旧金山的房价比底特律的房价高得多,就说明人们更愿意居住在旧金山——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旧金山的环境质量比较好。否则,人们就可以从旧金山搬到底特律去享受“免费的午餐”——在不牺牲生活质量的境况下,还会有比较便宜的房子。
上述的每种方法都有其优缺点。重要的是,针对城市环境质量,这三种方法会产生不同的结论。比如,一些城市以低污染、高生活质量而自豪,但是却产生了相对较多的温室气体。这些城市是绿色城市吗?这个问题的答案要看你的优先次序,是当地面临的挑战(如烟雾)更重要,还是长期的、全球范围内的环境挑战(如气候的变化)更严峻。本书第二章将提出建议,把不同的指标综合成“绿色城市指数”,来回答上述问题。尽管目前我们还缺少必要的数据来构建这一指数,但是该方法能帮助我们澄清绿色城市的概念。我自己的观点是,绿色城市应该指无论从当地还是从世界范围来评估都能得到高分的城市。换句话说,在享受当地新鲜的空气和干净的水时,一个城市的居民也要避免给其他地区的居民带来负的外部性。
  增长的两面性
经济增长如何影响一个城市的绿色前景?第三章将通过环境库兹涅茨曲线对该问题进行粗略的描述,其中包括对历史的回顾以及一些遵循环境库兹涅茨曲线规律的指标的讨论。该曲线的基本含义是,随着人均收入的增长,环境质量先恶化后改善。这一章将讨论收入增长影响环境的主要途径,以及一些主要的可能改变EKC曲线的因素。除此之外,还将涉及这一假说的几个局限,包括环保主义者的顾虑。
  收入增长和城市环境
第四章和第五章将更加详细地研究EKC背后的机制。第四章解释了收入增长如何改变城市的消费和生产模式,以此提高城市发展的可持续性——即使不考虑政府的干预。比如,富裕的城市更有可能购买绿色产品,如污染更小的汽车。此外,随着工资和教育水平的提高,城市的产业结构通常会发生变化。重工业迁出富裕的城市,取而代之的是污染相对较低的产业,如服务业和金融业。这些产业主要取决于城市劳动力受教育程度的提高,使他们在经济上有能力、有动力参与到保护城市生活质量中来。
第五章讲的是市场之外的部分,研究收入增长对将来的绿色治理的影响。经济的发展会提高对环境监管的需求和供给。随着居民们变得越来越富有,他们对高生活质量的需求就会增加。随着城市收入的增长,他们获得政策资源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第五章将描述美国最近为应对主要的环境挑战所采取的措施,还会提及环境监管带来的预料之内和预料之外的效果。
人口增长和城市环境
  环境库兹涅茨曲线假说主要关注收入的增长,而忽视了城市发展的其他重要方面。第六章和第七章将通过研究发展中国家和美国的人口增长、人口密度以及城市空间拓展,来弥补这一点。
第六章主要关注的是城市人口增长和环境质量之间的关系。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城市就像磁铁,吸引了大量农村人口来城市务工。必然的结果是,城市人口的快速增长,消耗更多的资源,产生更多的废弃物。如果没有一个有效的政策来抵消这种影响,发展中国家快速增长的城市会发现各种类型的污染都急剧上升。目前的研究正在试图量化这种影响。
人口增长对城市环境还有其他影响。人口增长容易导致城市收入的不平等和族群的多样化。在一个高度多样化的城市,不同的利益集团可能难以达成一致意见,找不到所谓的“好的公共政策”,不知道谁应该为这种政策付费。第六章将研究这种动态作用对城市环境的影响。
  空间拓展和城市环境
发展中国家的许多城市受到人口密度加大带来的环境问题的困扰,而美国的环境问题却出现在人口密度低、汽车量少的都市区。根据统计,2000年,在美国所有的都市区中,53%的雇员住在郊区,他们开私家车上班。环保主义者声称,这种郊区的蔓延带来了很大的社会成本。他们声称,对“美国梦”的追求——通常是拥有两辆车和城郊的一栋大房子——会产生巨大的城市生态破坏。第七章将讨论郊区化对家庭的资源消费和城市可持续性的新的影响。
  城市以外
除了地方性的环境问题以外,许多城市还面临着由于气候变化带来的新的挑战。比如,海滨城市,尤其是赤道附近的海滨城市,可能会面临被淹没或者极度燥热的危险。新奥尔良刚刚刮过的卡特里娜飓风是不是预示着未来城市的命运?如果气候的变化会增加自然灾难的频率和强度,答案也许就是这样。
从理论上来说,城市能够帮助减缓这些问题。毕竟,城市是各种思想的集中产生地。城市中更容易产生新技术,有些技术能减少经济活动带来的温室气体的排放。但城市仍然是导致气候变化的温室气体(如二氧化碳)的生产大户。减少排放量是有成本的,而减排的利益却要被全世界的人分享,因此,每个城市都没有足够的动力来减少自己城市的排放量。这是典型的搭便车的例子。
城市增长只是简单地加剧了气候变化的问题,还是有助于应对这一挑战?短期来看,它可能使问题加剧。城市会鼓励交易和专业化的发展,促进经济增长。随着收入的增长,无论是在家中、工作中甚至路上,家庭部门都要消费更多的能源。然而,城市的增长也会有潜在的抵消排放的效果。比如,城市化可以降低全国的人口增长率,促进减排技术的产生。这是否说明温室气体的排放也符合EKC模式呢?第八章为这个问题找了一些证据,并将总结气候变化对世界的影响。
  第二章 衡量城市环境质量
在列举绿色城市时,很多人都会想到旧金山或者温哥华,却很少有人提到休斯敦。为什么?是什么决定一个城市是“绿色的”还是“棕色的”?当我们对不同的城市进行比较或者排名的时候,我们以什么为标准?
生态学家、公共卫生学家以及经济学家用不同的方法来回答这一难题。生态学家想要衡量自然资本存量随时间的变化;公共卫生学家试图衡量由污染引起的疾病的额外发病率以及死亡率的风险;经济学家衡量一个城市的房价和工资,以此来考察人们是否愿意为了居住在一个特定的城市而支付溢价——也就是说较高的房价和较低的工资。这几种方法在关注增长的环境成本时,都提供了有用的线索。本章将主要讨论这几种方法的优缺点。
  生态印迹
生态学家以一种叫做生态印迹(eco1ogical footprint)的衡量方法吸引了大众的眼球。这种方法首先衡量一个给定实体消耗的资源和产生的废弃物,并把这些数据转化成支持这些活动所必需的陆地和海洋的面积。生态印迹的测量对象可能是单个人或是人群,比如城市、国家甚至整个地球。这种方法的优点在于,它把每人每天的生活需求转换成了对自然资源的需求。
由“Redefining Progress”和“Earth Day”这两个非营利性环保组织发起的“在线生态印迹计算方法”,就是这样的例子。它们通过回答下面13个问题来估计一个人的生态印迹:
1.你多久吃一次肉制品?
2.你平均每天摄人多少卡路里的能量?
3.在你购买的食品中,有多少被扔掉了而不是吃掉了?
4.在你购买的食品的成本中,有多大的比例花费在从产地到市场的运输、包装和储存上。购买当地种植的、时令的、未加工的食品,可以大幅度减少在食品产品的花销。你购买的食品有多少是当地种植的、时令的以及未加工的?
5.你平均每年用车的时间有多少(无论是作为司机还是乘客)?
6.平均来说,你多久和别人一起开一次车(无论是你的车还是别人的车)?
7.每消耗1加仑汽油你的车能跑多少英里?
8.平均来说,你每天乘公共交通出行多少英里?
9.你每年坐飞机的时间有多长(小时)?
10.你家有几口人?
11.你家房子有多大?
12.你们家是从比较“绿色”的电厂购买电力吗(比如,太阳能、风能、水力发电)?
13.你用的是节能电器和节能灯泡吗?
在回答完这些问题之后,我计算出我的生态印迹是美国人均生态印迹的91.4%,如果全世界其他人都和我的生活水平一样,那需要5.2个地球才能支撑目前的人口。换句话说,如果发展中国家,比如中国和印度,也采用和目前的“美国梦”相似的消费模式,那么大约几十年后(假设这些国家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按目前的速度增长),对自然资源的需求将会远远超过其供给。即使世界人口的增长趋于平稳,这种预测也不可能改变。正如雷德•戴蒙德(JaredDiamond)在他最近的畅销书《大崩溃》(Collapse)中所说:“我们所面临的最大威胁不仅仅来自人口的双重增长,第三世界的人们如果成功地达到第一世界的人们的生活水平,那将会对社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近期对全球生态印迹的长期趋势的研究得出了相似的结论。由瓦克纳格尔(Mathis Wackemagel)领导的研究小组从以下6个方面度量了全球的消费:用作食物、喂养动物、纤维、榨油和橡胶的农作物;为了肉、皮革、毛和奶而喂养的动物;为了木材、纤维和燃料而砍伐的木料;采矿和渔业;为了住房、交通、工业生产和水力发电而兴建和维护的基础设施;消耗的化石燃料(fossil fuel)的数量。从这些数据中,他们可以计算出承载这些活动以及消耗掉这些活动产生的废弃物所需要的土地面积。他们的计算结果是:“1961年的人类负荷是地球生物圈承载力的70%,1999年为120%。”化石燃料消耗的增加是其中最主要的影响因素。1961年,能源消耗大约占生态印迹的25%,到1999年,这一数字上升到50%。

订阅更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