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慎处理城市规划建设管理中的八个关系

时间: 2010-05-24 / 分类: 城市规划管理, 城市规划论文 / 浏览次数: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在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浪潮的推动下,中国正在经历着一个大规模的城市改造和城市建设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其各种因子构成了一个内在逻辑关联极为紧密的系统。因此,在城建工作中必须统筹规划,全面考虑,不能跳跷跷板,搞单打一,顾此失彼。根据各地已经出现的一些问题,我们认为必须正确处理好以下几个关系问题。

  1、改善环境与发展产业的关系

  产业是立城之本,产业是兴市之基。在古代社会,正是由于分工的发展,交易的需要,才出现了人口的聚集和最初的城市。现代城市早已今非昔比,在高楼大厦、车水马龙、霓虹闪烁的背后,支撑其繁荣的根基究竟是什么?仍然是产业。这一点不会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改变。当然,对产业要用发展的眼光作动态的理解。从最简单的手工业到现代高科技产业,从实物产业到虚拟产业,从物品产业到服务产业,正是这些产业的发展和推动,才产生了建立城市和改善城市环境设施的内在需求,城市的规模效益和聚集效应才得以显现。也正是这些产业的存在和发展,才为改善城市环境和设施提供了足够的人力、物力、财力保障。不能设想在一个产业凋零破败的地区,可以建设起一座好的城市。

  强调产业的基础性地位,并不是说城市环境设施建设无关紧要。优美的城市环境,发达的基础设施,良好的制度氛围,是吸引投资和发展产业的必要条件。问题是凡事要有个度,要量力而行,要考虑机会成本。如果脱离产业发展的实际需要和财力条件,盲目扩大城建规模和提高城建档次,整天弄花弄草修广场,只能制造虚假繁荣,而不能带来产业和城市的健康持续发展。要防止城市骨质酥松症,在实现城市“长高了”的同时,更要使城市“长强”。

  2、重点项目和一般项目的关系

  每个城市都有它的重点路段、核心区域和标志性建筑设施。这些点、线、面具有极强的象征意义和对外展示价值,因此,各地城建的着力点大都向此倾斜,每年都要确定一批“重点”项目,由主管部门和首长亲自抓。如果这些重点项目决策科学,确有兴建之必要,使其尽快建成投入使用,对于解除瓶颈制约,缓解短缺状态,改善城市功能,是完全必要的。但是,把有些重点项目搞过了头,突出到了不适当的位置,就很成问题了。比如,有的广场,有的路段,几经改造,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标准,为了争“第一”,比“靓丽”,不停地进行翻新改造,继续投入大笔资金。与此相反,大量的民用设施、民生设施却得不到应有的改造和完善,长期处于带“病”运转状态,给居民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如水管爆裂,煤气泄漏,交通不便,路灯不亮,污水横流,垃圾遍地,社区公用设施极度短缺,等。这种“雪上加霜”的情况与“锦上添花”形成了明显的反差。这种做法就令人怀疑了。这些“重点项目”的锦上添花,是有机会成本的,是以牺牲别的利益为代价的。

  在搞好重点路段、场馆等公用设施建设的同时,也绝不能忽视非重点“支系”建设。有很多与广大市民利益密切相关的“小项目”、“小工程”,花钱不多,但作用不小,对于提高居民生活质量具有很大实用价值。比如,改善支线道路交通条件,铺设民区方砖步道,加强社区公共阅览、健身、游艺场所建设,绿化美化民区环境等。总之,城市建设在搞好必要的重点工程的同时,应把有限的资金更多一些用在“民生”项目上,更多地关注一些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把城市公用设施的观赏性和实用性、标志性和普惠性很好地结合起来。

  3、地上工程与地下工程的关系

  在搞好地上工程建设的同时,也要搞好地下工程建设。随着城市发展和现代化水平的提高,地下需要不断铺设新的管网和线路,其密集地区已呈杂乱蜘蛛网状态,经常出现各种故障,经常需要“开肠破肚”进行修理和补充。由于体制上的原因,水管、煤气管道、电缆、通信线路、有线电视、供暖设施等分属不同部门管理,各自为战,无序施工,造成地下管线极端混乱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地面工程即使搞得再完善,再漂亮,也没有安全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闹“地震”。人们经常看到很多地方在挖了填、填了挖,反复折腾,不知损失了多少资财,负出了多少环境代价。应该说,到目前为止,地下工程欠帐太多,隐患无穷。因此,政府应有长远考虑,下决心搞好地下管线的规划和管理,密集区段可修地下隧道。

  地下设施的改造和完善投资不足,长期被忽视,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与城市管理者的施政目标发生偏差有关。地上工程建一个,人们就会看到一个,管理者的“政绩”也就展现一个。而地下工程,犹如一团乱麻,费力扯不清,把钱财和精力花在这上面,即使取得了成绩,也不像广场、绿地、路灯那样显眼。因此,官员在有限的任期之内,对地下工程大都采取拖延战术,对付一天算一天,这也是合乎其任职“理性”的一种选择。要改变这种状况,必须校正“政绩”考核偏差。如果有这样一位市长,在他任职期间,即使放缓了地上工程改造的步伐,而有效地解决了地下问题,他也是一位功德无量的好市长。

  

  4、硬件设施与人文精神的关系

  现代化城市建设,不能光靠有形的硬件去支撑。钢筋混凝土能使高楼林立,但不能铸就高品位的市民之魂。一个缺乏理性的城市,一个不善于抽象思维的群体,是不可能朝着正确方向迈向未来的。

  如果把环境、城市建筑、经济状况比喻为城市的衣衫、筋肉和骨骼,而市民的人文精神则是城市的大脑,徒有强壮的骨骼和筋肉,没有灵活的大脑,也决不是一个健美之人。

  我们经常看到这样一些情况,有些粗野而不讲公德的人,坚固的石凳被搬得东倒西歪,甚至砸为两截;花草树木,随意攀援采摘;嫩草新萌的绿地,惨遭皮鞋铁钉的蹂躏和践踏;一顿野餐过后,各种残留物扔得遍地都是,一片狼藉;广场上供人欣赏的鸽子,被人捉去烹了做下酒菜;开发商违规操作,劈山毁林建楼舍;污水横流,浓烟滚滚,破坏生态环境的现象随处可见。这些情况都告诉我们,城市建设不能只见物不见人,它呼唤着理性的复归和人文精神的弘扬。

  5、富裕者利益与公众利益的关系

  在城市土地配置与再配置的过程中,有一种倾向很值得人们注意,越来越多的好地段被建成了富人区。那些个售价昂贵的“花园”、“山庄”、“别墅”、“豪宅”、“公寓”之类的居所,大都坐落于城市的上好之地。环境之优雅,交通之便利,设施之齐全,无不尽收囊中。而收入欠丰的普通百姓,则抵挡不住有钱人的进攻,一部分一部分被迁移到地脚较差的地区。在金钱和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城市土地正在被重新分配。不同等级的居所,已经成了新的身份象征。

  人类社会是一个有理性的组织,那些能够买得起豪宅的人,毕竟是少数,除了他们之外的人群,同样应当给予关爱。除了金钱规则之外,人类社会还有公平和正义。政府规划着土地的使用方向,它应该更多地站在社会公众利益的立场上来管理土地,不能老是让富人和开发商牵着鼻子走。

  6、政府主导与市民参与的关系

  在城市建设工作中,政府始终处于主导地位。政府是城市建设的规划者、决策者、管理者和公共用品主要投资人。一个城市的建设和管理能不能搞好,关键取决于政府的能力、效率和威望。但是,也必须认识到,政府不是万能的,它也有失灵的时候。为了避免工作失误,在城建工作中除了正确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之外,要争取社会各界人士和市民的广泛参与,集思广议,把各种聪明才智最大限度地吸纳进来。尤其是各行各业的专家,他们的独立研究和专门视角,对政府决策具有宝贵的参考价值,即使是唱反调的意见,也要高度重视,择其善者而从之。

  7、加速发展与稳步推进的关系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是相当滞后的,加速我国城市化的进程,使城市建设保持较高的发展速度,有其客观必然性。在今后的一段历史时期内,我国各地的城市建设将保持旺盛的发展势头。

  在争取较快城市发展速度的同时,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城市建设的内在规律必须遵循,不能超越历史前提和现实条件盲目扩张,不能好高骛远,贪大求全,企图一口吃个胖子。有的地区的领导干部制定大而不当的城市发展规划,在财力拮据,资金不足,产业萧条的情况下,搞大规模动迁,开工一大批基建项目,动辄就要建什么“国际性城市”、“国际大都市”、“现代商贸金融中心”等。还有的干部为了出“政绩”、树“丰碑”,大干“花架子”工程。这样大兴土木的结果,有的地方政府负债累累,陷入财务危机;地方企业和百姓不堪重负,怨声载道;那些半截子工程、花架子工程发挥不了实际作用,眼看着老百姓的辛勤汗水付之东流。在我国城市建设中出现的这种急躁冒进做法,应该引起人们的警醒了。

  8、本届政府和下届政府的关系

  城市建设是个连续的动态的过程,作为其主导者的政府,必须超越政府任职周期的局限,衔接好与上届政府和下届政府之间的关系,既要修正错误,改进工作,不断创新,又要注意保持政策、规划、投资上的连续性。

  处理本届政府与下届政府之间的关系,至少有这样三点应该注意:一是在城市发展目标定位、城市长远发展规划的决定等问题上,应科学论证,为下届政府留下一个科学可行的蓝图。二是项目实施上要有长远打算,要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胸怀,为下一届政府奠定良好的工作基础。三是在财政支出上要量入为出,不举过头债,不要把债务负担大量留给下届政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