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规划之十大怪现状

时间: 2011-09-15 / 分类: 城市规划论文 / 浏览次数: / 2个评论 发表评论
支持作者


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日前指出,当前在城市化发展的过程中,一些地方存在着浮躁情绪,表现出这样那样的盲目性,造成了种种失衡、无序的现象,必须切实加以纠正。
  仇保兴对记者说,这些年来,我国一些地方的城市化出现了不少问题,比如,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急功近利的规划调整,寅吃卯粮的圈地运动,脆弱资源的过度开发,盲目布局的基础设施,杂乱无章的城郊用地,任意肢解的城乡规划,屡禁不止的违法建筑等等。这些问题的产生,虽然原因错综复杂,但与一些地方领导思想上的“盲目症”是密切相关的。这些“盲目症”,归纳起来有八种:
  一是盲目拔高城市的定位。在全国总共661个大中小城市中,竟然有100多个城市提出要建国际化的大都市或国际化城市,还有许多个城市要建CBD。今年5月份在南京开了一个CBD的国际研讨会,居然有400多人到会,如按一个城市来2个人算,就有200个城市,可见CBD的热度仍很高。所有城市都向区域的中心挤,向网络化的节点上挤,显然是不现实的。
  二是盲目扩大城市人口规模。由于国家的土地调控政策需要根据城市人口规模对用地进行审批管理,所以这种扩大人口规模的冲动就越来越强了。原来地方政府是“跑部钱进”,现在不要钱了,也不要项目,就要城市人口规模指标。这既有客观的体制策动,又有主观的盲目性。
  三是盲目提倡多组团的城市空间布局。片面地认为多组团的城市空间布局就是城市生态良好。其实,多组团与单核心的城市布局适应的条件是不同的。多组团布局适应于规模非常大的城市,一般是市区人口规模在150万~200万甚至超过的城市才可以考虑多组团。但有些一般的中小城市,不是因地制宜、因城制宜、因产业制宜,也盲目追求多组团的城市空间布局,结果导致城市集聚效应大大降低、能耗大增、土地利用效益下降、基础设施成本成倍增加。
  四是盲目进行旧城的成片改造。老城区是城市之根、文脉之本和风貌特色的基本组成部分。但是,解放以来,我国城市中传承着城市文脉的历史古建筑和遗迹受到三次严重破坏,使某些城市的历史建筑、城市风貌遭受了灭绝性的毁坏。与此同时,一些地方盲目追求城市变大、变新、变洋,热衷于建设“标志性”建筑,大广场、豪华办公楼、景观房产等席卷全国。
  五是盲目迎合小轿车的交通需求。片面强调防止道路交通堵塞,而建造大马路、立交桥和拓宽旧街道。决策者们是坐小汽车的,他们希望能加快行车速度,以至于盲目布置超宽的马路、不分青红皂白地拓宽机动车道、砍伐行道树、取消自行车道。不仅有80多个城市限制小排量汽车,有的城市还限制脚踩、电动两用自行车和自行车上路,甚至对取消自行车道予以立法。
  六是盲目地进行功能分区。在许多城市,开发区越建越多,不少还距离城区很远,结果是,每天数十万的“上班族”浩浩荡荡到开发区工作,下班后又浩浩荡荡回到居住区休息,如此奔波于开发区和居住区,造成一种“钟摆效应”,从而产生用能、用地、交通三大障碍。
  七是盲目进行周边环境的再造。西部某个缺水的城市,竟然在城市外围开挖了一个人工湖,其面积比西湖还大5倍;有的城市在容易发生洪灾的地方填河变路,使得泄洪疏导往往来不及;有的风貌单一的城市还劈山为地,把山推平。
  八是盲目地体现第一责任人的权威。有些地方领导人认为自己既然是城市规划的第一责任人,就应该有绝对权力修改规划。于是,有的城市一换届,领导人就急于修编城市总体规划,出现了“一届政府一张规划”的现象。城市总体规划是第一资源,总体规划错误就会导致建设错误,而建设的错误往往是难以弥补的。

 

建设部副部长历数我国城市规划十大怪现状  

历史建筑、城市风貌受到严重破坏

城市建设风格雷同 千城一面

 

  杭州灵隐路成了一个“开膛破肚”的大工地,这一情况经新华社披露后,在各地引起热议。“政府叫好,百姓埋怨”的“城市工地”现象,在我国不少地方屡屡上演,暴露出城市规划方面的问题。记者就此采访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他历数了我国城市规划的十大怪现状。
  “我国城市规划的现状令人困惑。”仇保兴说,近年来,我国城市建设突飞猛进,迎来了空前的繁荣,但令人苦恼、彷徨的问题也伴随而来。他认为,当前我国城市规划的现状,主要存在以下十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城市规划对城市发展失去调控作用。这种“规划失效”表现为两方面:一方面是许多城市总体规划尚未到期,但城市建设规模已经完全突破原定的框框,许多城市为期20年的规划指标在5年内“完成”已成为“常识”;另一方面总体规划的实施进程滞后于规划的期限。基础设施不能合理布局和相互衔接,反映在道路建设上就是修了挖,挖了又修,老百姓戏称为城市道路应安上拉链。
  二是城乡规划体制分割,城郊接合部建设混乱。城市郊区的规划管理没有具体细则,因而在城市总体规划编制过程中只能将其划成空白地带。实际工作中,规划部门与土地管理部门采取分而治之的办法,使得城郊接合部成了“两不管”的脏、乱、差地带,造成引人注目的“城市郊区病”。
  三是开发区规划建设与城市总体规划脱节,自成体系。各类开发区、大学城、科技园、软件园、旅游度假村等等可以独立进行规划,肢解了城市的总体规划,给城市的长远健康发展埋下了隐患。
  四是历史建筑、城市风貌受到严重破坏。解放以来,我国城市中传承着城市文脉的历史古建筑和遗迹受到三次严重破坏,第一次是解放初期到大炼钢铁时期,第二次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第三次是改革开放之后,借“改造旧城,消灭危房”等动人口号,使某些城市的历史建筑、城市风貌遭受了灭绝性的毁坏。
  五是城市生态受到破坏,环境污染日益严重。80%的城市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导致农村河道、地下水源受到严重污染。全球十大污染最严重的城市,我国就占了八个。
  六是规划监督约束机构软弱,违法建筑严重泛滥。我国600多个城市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违法建筑的蔓延现象。尤其是城乡接合部,集体土地未经征用就进行开发建设,再加上与腐败现象相勾结的城郊“圈地风”,造成违法建设呈愈演愈烈之势。
  七是城市建设时序混乱,城市基础设施严重不足和重复建设浪费并存。房子成批盖起来了,但道路、供水、排水、供热等基础设施严重短缺,这种先盖房后修路、再修下水道的错误建设时序,造成污水横流,建筑垃圾遍地,绿地大量被占用,城市的生活环境质量持续下降。
  八是区域化规划或协调机制不健全,传统的大而全、小而全思想仍占上风。一些规划部门仍拘泥于“城市规划”的旧框框,忽视了城市与周边城镇的协调发展,这种“只见单个城市,不见区域城市群”的传统思维,使城市发展的良性循环受到破坏。
  九是城市建设风格雷同,千城一面。盲目追求城市变大、变新、变洋,热衷于建设“标志性”建筑,而为解决中低收入居民住房困难的经济适用房建设则被搁置一边。大广场、宽马路、大草坪、豪华办公楼、景观房产、欧化建筑席卷全国。
  十是中小城镇规划建设未引起足够重视。许多小城镇选址不合理,只是长官意志的产物,而缺乏产业支撑,使得小城镇发展脱离了周边村庄,缺失了为之服务的集聚功能。


觉得好,请分享一下,我会继续努力

2个评论

  1. 规管忽悠
    2011/09/15 18:37:49

    呵呵,既然建设部知道这些事情,怎么还不严格管理?跟中国的外交一样,光动嘴,不动手!

  2. 呵呵
    2011/11/08 18:04:57

    这文章总结的很好!一针见血。
    可惜他只是一个副部长,这文章仅能代表他个人意见!连建设部都代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