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城市规划观:建筑本身就是一种医疗手段(转)

时间: 2012-04-09 / 分类: / 浏览次数: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支持作者


核心提示:在芬兰人眼里,城市规划是设计的一部分。由于沃萨里新港口的建成,许多旧工业和港口区被空置出来,赫尔辛基市政府计划用20年时间在这些区域设计民居和办公场所。“城市设计不能急功近利,我们考虑的是让世世代代受用。”赫尔辛基市规划部门官员如是说。

赫尔辛基市中心著名的商业区纳林卡广场每天熙来攘往。赫尔辛基市政府在这个黄金地段专门辟出一块350平方米大小的空地,修建一处“绝对宁静”的礼拜堂。

四年前,芬兰K2S建筑事务所在二十余家公司参与的竞标中胜出,赢得这幢公共建筑的设计权,取名“静默礼拜堂”(Chapel of silence)。这座桶形的木结构礼拜堂将于2012年春末竣工,它并非传统的教堂,更像一个“心理按摩中心”。

“在商业区提供这样一个公共环境很有必要,你不用做任何事,也不用花钱买任何东西,只需要把心静下来,重振精神。”K2S创始人之一、建筑师基莫·林图拉说。

因为在公共服务领域作出的贡献,“静默礼拜堂”获得2010年美国芝加哥建筑设计博物馆颁发的“国际建筑大奖全球最佳新设计奖”。

“静默礼拜堂”是赫尔辛基2012年“世界设计之都”的建设项目之一,被组委会认为是演绎“设计之都”价值观的典范。

在 芬兰人眼里,城市规划是设计的一部分。由于沃萨里新港口的建成,许多旧工业和港口区被空置出来,赫尔辛基市政府计划用20年时间在这些区域设计民居和办公 场所。“城市设计不能急功近利,我们考虑的是让世世代代受用。”赫尔辛基市规划部门官员阿努·哈马莱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将设计融入生活”是赫尔辛基2012年“世界设计之都”的主题。对于林图拉和他的同胞而言,“这个主题从来就不是一句口号”。

“心理按摩中心”

赫尔辛基市政府对“静默礼拜堂”只提出了大致的概念:要在最热闹的城市空间里提供一个可以静心放松和冥想的场所;让所在教区和赫尔辛基的教育、社会资本同时受益。

“市政府希望在这片以石头、钢筋、玻璃为主要建材的商业区使用温暖的材料,木结构在外形和材质方面都符合要求。”建筑师基莫·林图拉说。

林图拉还在幼儿园时,芬兰家家户户每天都用到碗橱里的芬兰国宝级设计“依塔拉”玻璃。“依塔拉”的产品价格可以高达上万欧元,但也提供大量亲民的设计品,四五欧元,人人都用得起。

2001年,林图拉与尼克·瑟若拉、米克·萨莫宁在芬兰赫尔辛基共同创立K2S。他们都毕业于赫尔辛基理工大学,现在也任教于此。在芬兰,K2S被称为本土“新锐建筑事务所”的代表。

K2S最初为礼拜堂设计了五六种外形方案,细长形、方形,最终他们选择了圆弧形,“使城市空间绕其而生,能引导人的视线而非阻碍。”

全木的桶状外立面内部是一个小型礼拜堂,内外表面都是云杉木条交错拼接出的细致纹理,“摸上去有种亲近感,而不是给人巨大、疏离的感觉。”礼拜堂里只放置一些长椅,任何宗教信仰的人都可以进来。

入口处走廊用玻璃和钢材建造,一侧分隔出若干小单间,市民可以在此与牧师、社工一对一地交流个人问题,释放焦虑。

在林图拉看来,静默礼拜堂是一次“先想到功能,再想到如何设计的过程”,所有的技术性工作都事前做了考虑,电线安置在墙和地板的接缝处,这些原本会显得杂乱的零件被有效地藏了起来。

不觉得是在住院

K2S设计的埃斯波医院获得了美国芝加哥建筑设计博物馆颁发的“国际优秀建筑大奖”,将于2016年竣工。

“建筑本身就是一种医疗手段。”芬兰建筑师阿尔瓦·阿尔的话成为许多芬兰建筑师设计公共建筑时的信条,埃斯波医院的设计也不例外。

1930 年代,阿尔托设计了帕伊米奥结核病疗养院。他认为治疗环境是医生和建筑师共同努力的结果,二者都对治疗起直接作用。病房采用淡雅的色彩,灯光布置力保病人 在卧床时不致刺眼;暖气设置在顶棚;自然风通过高窗进入室内;水从龙头里流出时没有噪声。病房内躺椅的弯角设定使病人的呼吸更顺畅更舒服,这些躺椅后来被 称为“帕伊米奥椅”。行政区、医务区等辅楼不与主楼平行,不遮挡病房的光线。

2008年,K2S在埃斯波市康复医院项目中中标,阿尔托的疗养院成为他们的榜样。医院设计成一个开放式的城市小广场,明确界定公共、半公共和私人空间。

公共空间是图书室、咖啡厅、酒吧,周围的公园也被划入医院领域,病人和附近居民都能共享这些资源。医院大厅也是公共空间,提供一些康复、老年人锻炼的日常设施,是个热闹的会合点。

与传统医院不同,埃斯波医院不设狭长的走廊,代以一个个独立设计的庭院。林图拉说这些半公共空间“可以减少病人的局促感和孤独感”。病人们可以在庭院内与医生、病友交流,或使用庭院内的康复设备和援助服务。

作为私人空间,病房设计成环形布局,落地的大玻璃窗保证病人有更好的视野和日照。病床经过重新设计,康复设备隐藏在内装修里,整个病房看上去更像度假酒店,让人不觉得是在住院。

“我们希望用城市规划的手法来规划医院,环境是康复的一部分,医院是环境的一部分。”林图拉说。

鼓励串校

在赫尔辛基东部的锡伯市,有一座“L”形的奇怪建筑,一所高中和一所IT高等职业技术学院通过建筑的“L”形拐角连接在一起,两边的学生也可以“偷师”对方。

这座建筑也出自K2S建筑事务所之手,因为形同电脑键盘上的回车键(Enter),它被取名为“回车”。在2008年芝加哥、雅典联合举办的国际建筑大赛中,“回车”获得第一名,被媒体称为“最美丽的学校”。

“‘Enter’语带双关,它既显示出学院的IT专业背景,又表达了协同和互动的意味。”林图拉说。

设计之初,建筑师们就定下了学校的基调——开放。每间教室都选用大块的落地玻璃代替砖墙,“即使在室内,你会感觉自己在‘室外’。”

教室之间也用隔音玻璃分隔,老师讲课时,为防干扰,可以拉下窗帘,课间则可以揭开窗帘,便于学生互动。“当你在一个较小群体中时,也可以使自己理解较大的群体。”林图拉说。

除了“开放”,K2S还非常注重在学校系统里加入“公园”的元素,延续“在学校,也在公园”的主张。“L”形建筑上一大一小两个弧形立面构成两个院落,较小的院落直通街道,形成建筑的主入口,较大的院子里用草坪铺出一个个绿色“孤岛”,种上苹果树和樱桃树。

每年5月底芬兰学生毕业季,按照传统,毕业生会戴上特别设计的白色帽子举行“成人礼”的仪式,而苹果树和樱桃树也正在那时开白花。

“回车”在芬兰创下了许多“第一”:第一次将两所相对独立的学校连接在一起,第一次用全透明的玻璃连接教室与教室、教室与外界。“你应有孩子般开放的视野,不要多想现实的阻碍,应该想‘我能’,然后在做的过程中逐渐发现自己确实能。”林图拉说。

在他看来,建筑设计不是高高在上的“奢侈品”:“建筑应体现对城市有益的潜能,新造的建筑同样如此,它应该成为城市功能的一部分。”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 )


觉得好,请分享一下,我会继续努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