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里的总图运输设计

admin14年前城市规划论文1263



在1998年前国内有个专业叫总图运输,总图运输=总图规划+总图施工图 总图运输诞生于社会主义工业革命和计划经济的年代,是计划经济最优秀的产物,总图运输专业是在国家计划经济时期协助国家建设部和财政部严格控制国有工业企业工程建设投资,并在其中承担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前苏联是该专业的缔造者。 中国的总图运输专业创建于50年代初,是前苏联派总图运输专家到中国的冶金、化工、机械等国有大型工业企业和国有大型工业设计院传授的总图运输专业技术,冶金系统主要是在当时的鞍山钢铁厂和鞍山钢铁设计处开办的总图运输专业短训班,每3~5个月办一个班,每班20~30人,并在鞍山钢铁厂和鞍山钢铁设计处长达五年之久对我国总图运输专业人员的技术实践实行传、帮、带的帮助。1957年国家将鞍山钢铁设计处的专业技术人员分组成鞍山、北京、重庆、武汉、长沙等几个冶金设计院,随后总图专业逐渐在国内各大型设计院发展壮大。 1957年前苏联又派总图运输专家到中国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前西安冶金建筑学院)传授学术创办的该专业,每年只收一两个班(30~60人左右),毕业生大多分配到国家大型工业设计院或大型工业企业从事总图运输设计和总图运输管理工作。 从解放初期工业大建设开始至今,总图运输专业在工业建设领域里生存和发展了五十多年,有一套完整和成熟的设计管理体系。她的设计领域很宽也很广,因为那时的计划经济时期是企业办社会,一个大企业就是一个大社会,也是一座城市,厂区里的生活福利设施如:住宅小区、医院、学校、幼儿园、商业街、体育场、公园等的规划设计总图专业都得做。在新建厂矿及新建城镇的选址、厂区和生活区的总体规划、详细规划、工程建设的方案设计、初步设计及施工图设计上,总图运输专业都是主要参与者。她在工程设计和工程管理中必须同时考虑厂矿及生活区的预留发展,在设计中还要同时解决或避让近期建设与远期发展的相互矛盾、边生产边施工的相互矛盾、经济性与合理性的矛盾、计划性与可实施性的矛盾。她在工程建设立项中协助国家建设部、财政部控制工程建设的投资及发展、土地资源及环境保护等,在工程建设实施中起到统筹、协调、整合、综合性管理等作用。 总图运输专业在1952年~1968年里的设计管理范围较广,那个时候是计划经济年代,要上项目批地批钱都得设计院把可行性研究方案的计划做好(必需做多方案经济比较,申报多方案优选推荐方案)报建设部及财政部去批。当时中国很穷,农业人口多地又少,总图专业做新建项目选址用地方案中有很多的讲究,(当时人们称总图人是土地爷财神爷)国家也有很多的政策规定限制征用农业耕地,因此每个项目都要反复地进行经济比较和测算,要找出最佳的结合方案后,建设部才立项,财政部才批钱。而且在工程建设实施中具体的施工组织和计划必需由总图专业审查通过后才允许拿去施工,因为施工的临时道路、管线、材料堆场、塔吊机的位置和施工临时排水等等,都必需躲开永久性设施,这需要考虑设计与施工的合理性、经济性。那时还没设工程监理,现场的施工质量控制,设计院是要帮建设方控制管理的,大的建设工程开工后设计院都得派各专业设计人员轮流常驻现场施工服务,便于及时发现问题并及时处理问题。建设方和施工方均以设计院的设计统计工程量为结算依据,每个专业的工程量都是本专业自己计算和统计,出的各类图纸和工程量必需是经过本专业三级审查和院级各专业会审签字后才能发图,各专业的工程量统计后拿到概算科汇总,概算科根据国家的政策规定套工程预算单价和预测涨价因素计算汇总工程造价。设计院里的工程项目设计是非常的精心,设计质量也很好,工程量计算也相对准确,因为设计院是代表国家建设部来控制工程建设的质量和经济的。那个时候是计划经济的初级阶段,是最最艰苦的年代,但也是最发奋最单纯的设计朝霞时代。 1969~1979年是总图专业的腾飞时期,69年中国刚刚从自然和人为灾害的困境中缓慢的恢复,工业开始复苏,中小学开始恢复不太正常的上学(只上半天课,还常的到工厂和农村学工学农劳动半月或一个月),工厂也开始逐步地恢复生产,而国人对日用生活品要求又日益攀升,国外工业的发展受到世界经济衰退的冲击,工业巨头们逐渐开始瞄准中国的工业市场,因为“毛式”时代西方国家排斥中国,世界强国联手向中国封锁传授工业先进技术,日本却看中了这次难得的机会(一百多年对中国的疆土垂涎都以失败而告终,这次却是天赐良机),开始假装着对中国的侵略产生负罪感,主动向中国的中央政府提出要赔偿中日战争对中国产生的经济损失。毛泽东和周恩来看穿了日本国的阴谋诡计,拒绝了日本国提出的经济赔偿。但当时的中国的确很需要工业技术进步,需要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来强大祖国,而除了日本国以外其它的强国与美国一律不容许他们国内的工业巨头与中国有工业技术交流。万般无奈的中国只有与日本国在70年代中签约了冶金、化工、汽车、机械等工业的技术引进项目,花了高于其它强国的几倍的价钱去捡了日本国淘汰的落后的机械设备和技术,中国从日本远洋运回国的是被日本淘汰拆除的落后的旧设备机器,而在当时对中国来说也是非常先进的技术了。 本人就是在70年代中偏末期进入的国家级最大最好的冶金设计院的总图室,有幸参加了宝钢、攀钢、昆钢、重钢等工程的大建设。那时中央要求我们花一个宝钢的钱在国内复制十个宝钢来,要不花这么大的代价就不划算了。当时每次日本的机械设备到货,日本的技术人员拆卸或安装机械设备时,我国的技术人员都很细心地将每一个步骤,每一个机械零件都得暗暗记住,白天陪日本技术员安装设备,晚上将那些安装好的设备拆卸,每个零件部件都要将尺寸形状绘制出来,分类编号,每天记录在案,然后在日本技术人员到来之前将设备安装恢复原样,若是出现问题不能安原样恢复时,就给日本的技术员说工厂停电,派专业翻译带他们到附近的旅游区游玩,就是这样的学习把宝钢活活地搬过来复制和改进到攀钢、鞍钢、重钢、贵钢、水钢等钢厂去的。但最最可笑的是日本国没有总图运输专业,他们的总图运输设计是散的没人来整合,宝钢厂的总体设计是由XXX公司领头总包(那个公司最强盛时还不到200人,而当时我国配合辅助设计管理的几家国家级冶金系统设计大院人员都是在1000~2000人左右,)各大型车间的设计是分包给日本国冶金专业设计小公司(只有几十个人),这么大个宝钢(几平方公里面积)只有两三个总设计师来代理综合协调总图管理的事,还妄想我国花几千万美金去买他们的综合总图版版权。因为当时我们中国很穷很穷,建宝钢的钱有人测算了笔账,当时全国9亿人每人平均摊了200多元人民币,(那时刚参加工作的人月工资只有18.5元,一般工程技术人员的月工资也在45~70之间)。仅建宝钢埋在软土地基里的钢桩钱就可以建造十个攀钢了[攀钢是我国1969年后自己设计自己建造的钢铁厂,宝钢选厂址时中央没有尊重总图专家的意见,只考虑了地域经济,没考虑原料运输成本(矿石进口海运中转成本)和上海软土地基处理带来的工程投资]。后来宝钢一期的综合总图板我国没有给日本的XXX公司签合同,冶金部把宝钢一期的综合总图板交给当时的重庆钢铁设计院总图运输科牵的头汇集了北京、上海、武汉、鞍山、长沙等冶金设计院总图室的人做成的,时间长达五年之久,西安冶金建筑学院也派了几位新毕业的留校老师到上海宝钢实习参与做总图板等制图工作。 总图运输在1969~1979年的工作内容中除前面讲到的工作内容外,已经减少对施工单位的施工组织方案审查,施工单位只是提前拿总图的施工图草图用与施工组织计划方案做参考,施工组织计划方案也不需报设计院总图专业审查了,但要报建设单位审批,工程项目的立项建设方可部分自筹资金,设计院的控制权逐渐缩小,建设方的权力逐渐扩大。 因为日本国没有总图运输专业,国外的技术引进除日本国外其他国家又很少大规模地介入我国的工业技术交流,这时的总图运输专业在除引进先进的日本工业技术项目外,国内的工业新建和改扩建项目均起主要经济和长远发展的总控制作用。但是我们总图人在到日本国去设计技术交流时却找不到对口专业交接,时常是坐冷板凳,当时建设部的领导也陪同我们相关技术人员一起去日本交流和考察,这时就给以后总图专业生存和发展留下了隐患。 在宝钢工程建设中,日本人长时间与我国的工程技术人员配合,后来也承认我国除工业生产工艺技术落后于发达国家外,总图和土建结构专业在国际上都是很超前的,后来日本本国的特殊工程建设项目都邀请我们国的结构和总图参与设计。 在这个时期(1969~1979年)因国家大建设速度开始加快,当时的计划经济逐渐进入高峰时期,总图专业在工业和城市建设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那时是企业办社会,比如攀枝花钢铁厂建成后就形成了个攀枝花市,还如:宝钢、水钢、安钢等都是钢厂带动了新城市的建立和发展),国家十年内乱大学里没有给国家培养人才,总图规划和总图运输人材奇缺,国家工业大建设又急需这方面的人才,各大设计院或工业大企业就从土木建筑、公路运输、铁路运输及道路桥梁等专业的优秀大学生中用传、帮、带和老、中、青三结合等形式自己培养总图运输人才,当时国内的几个国家级冶金大设计院就自己办“721工人大学”培养设计院自己急需的人才,国家级大设计院里的许多总图人就是由这样的总图班产生的,这批总图人以后都成了总图专业最忠实的继承人,等到1982年国内第一批大学毕业生分到设计院里实习时,“721工人大学”里的总图运输设计师都能帮老工程师们的大忙了。 1979~1992年是总图运输专业的黄金时期,国内工业各行业均在大力度的突飞猛进地发展,钢铁、化工、机械、铁路公路交通、港口马头的储藏及运输、城市及工厂的物流仓储,高速公路及城市立交桥的推进和发展,还有后来逐渐起步的城市房地产开发均需要大量的有总图设计经验的设计师参与设计和控制。这时的全国总图运输从业工作人员大约有两万多人(如今剩下已不到5千人了),是总图专业技术人员最多、专业技术进步最快的时期,所以称为总图的黄金时期。在计划经济年代我们总图运输专业在设计中是必须完全按照国家的政策、法规去贯彻执行的先行者,是国家工业企业建设投资的把关者,这个专业的最大的优势是用长远、发展、求实的眼光和手法去有计划、分步骤地处理城市和厂矿企业远期和近期的发展规划和具体解决综合性设计、施工等工程技术问题的。所以这个专业的从业人员素质要求很高,知识面也要广,视野开阔、思路敏捷及博学多才,具备融会贯通、触类旁通的创造力,并且贯彻执行国家政策性强、综合协调能力强等等。正因为如此培养总图运输专业人才的成熟期很长,一般刚毕业的总图大学生得通过设计院半年以上的总图运输室专业设计培训,然后才能交给总图运输室老工程师签三年的师徒合同,老工程师带着徒弟从简单的施工图开始培养做总图施工图设计,前几年由老工程手把手的带着做设计,后几年慢慢放手逐渐开始独立做施工图设计,若没有10多年施工图设计经验的积累,是决对不容许让总图学生直接就开展难度较大的规划方案设计的,因为没有十多年的施工图设计经验积累是无法去规避总图规划方案的风险。就是做了十多年的施工图设计的人,若不去总结自己成长过程中的经验教训、不做技术提高,大的总图规划方案也是不会交给这样的人去做。因为总图规划方案在整个工程项目中占据的位置太重要了,它牵涉的内容太多太广,而且还会影响工程项目的经济策略和长久发展。那个时候的重庆钢铁设计院总图室每个星期六下午都要业务学习,由老专家老教授讲工程案例、讲方案设计的优缺点、讲总图设计规范的条文说明,并要求大家不生搬硬套设计规范,要理解规范的原理和特殊情况下怎么灵活应用。讲国家的政策法规及各地的地方法规(因为我们是在全国各地开展钢铁企业的总图设计),讲具体设计与实际施工的矛盾怎么去解决,还常常举办竞赛活动,评比优秀设计方案、优秀施工图设计、优秀计算机操作制图等等,使我们总图室20多~30多岁的年轻设计师打下了很坚实的专业理论和实践基础。 总图设计人的成熟阶段是:23~39岁为经验积累期,40~60多岁为设计成熟期,60多~78岁为经验丰富知识积累爆发期,一般的总图人达不到知识爆发期就夭折了,一是自然退休,二是天分不够,三是机遇不好(在设计生涯中专业知识积累不全面不系统),四是身体不好不能胜任。所以能在66~78岁还能继续在总图室里做领军人物就是总图天才,也是国家最最宝贵的人才。在我们重庆钢铁设计院总图室里30多年里工作过的100多号人中,我也只见到两三个人能掌握那种高超的综合协调技巧,达到那种尖端的专业技术能力,有那种独特的慧眼,只看一眼总图方案或施工图就能抓住该工程的症结在哪里,而且还能有适当的办法去解决那些疑难问题。 这段时期是市场经济的活跃时期,总图毕业的大学生本来就很稀有很珍贵,多数人先后被提升领导岗位,或选送出国培训,还有些受市场诱惑下海经商,他们一去就再不复返了,总图运输设计室里能留下来的76~82级大学生几乎为零,一般能留下来的老一点的总图人,就只有设计院里自己培养的“五大生”和文革时期的“工农兵”学员独自完成总图室里的日常设计工作,还有就是不断的进设计院总图室的新学生,因为总图专业人的绘图工作量不是很大,而协调、整合、工程管理工作量比较大,新进来的大学生还必须总图室自己再培训学习才能熟悉钢铁设计院里总图专业的设计工作,为提高培训效率我们总图室时隔2~3年才进一批人,每一批人也只进3~4人,新来的总图学生由老工程师分别带着,配合老师做些比较简单的总图运输施工图制图及设计工作。 从行业上和技术上这段时期总图运输专业逐渐走向成熟,各大设计院利用计算机开发并编制总图规划设计及总图运输施工图设计软件,并应用于实践之中。因为总图在建设领域里是个小专业,“人少事大”,总图设计软件使用的人很有限,国家若出资开发总图软件经济上不合算,不像建筑结构水电等软件应用那么广泛,一个天正软件覆盖了整个中国建筑市场,几十万设计师均可拿来使用,软件公司修改升级都有经济价值。一般总图软件都是本设计院总图人自己边设计边编制,但自己编制的软件水平与软件公司编制的还是有差距,并且各设计院总图室都在编,编制的水平也参差不齐,因市场经济缘故还相互封闭不交流,这就使总图专业的技术进步受到计算机软件开发应用局限性影响。然而只会软件不会总图设计也不能编出好的总图软件,国内有些软件公司也看中总图规划软件的开发价值,纷纷与国内大设计院总图室配合联手开发有关总图设计软件,如最简单的建构筑物、道路、综合管线的坐标计算、道路结构计算、铁路通过能力计算等等,还有后来的比较复杂的场地土石方计算及土石方优化平衡计算,总图规划及道路设计软件等等都是在这个时期逐渐编制和成熟起来的。 这个时候西方其他国家绝不会让日本国独占中国的好处,东德、西德、美国、英国、法国等西方强国纷纷前来中国大力度地签约工程合作项目合同,这时的中国开始进入国际化进程,对世界的开放越来越大,设置的领域也越来越广,工业和城市民用的建设也越来越快和越来越好。 1992~1998年总图运输在国内逐渐衰落,建设部在1998年正式取消总图运输专业。1998年至今总图专业除国家级大型设计院还保存下较少的总图专业人数外,其它设计院已经没有了这个专业设置了。钢铁厂里的总图运输部把总图给删了,只剩下运输部三个字,钢铁厂里的设计院(非国家级别的设计院)已没有了总图运输室,但国家级别的设计院还是正常地按部就班地开展着总图工作。我们国家级大设计院里一大堆总图人都还蒙在鼓里稀里糊涂地照常忙碌着,只是每月一刊的总图运输杂志见不到了,到钢铁厂去时与我们常保持工作联系的总图运输设计及管理人员越来越少了,而且再也见不到总图室和总图运输部的字样了,总图专业的论文也没地方拿去发表了。在设计院里奖金分配的地位越来越低,而工作量却越来越大。 因为日本国先入为主,中国的建设部没见到过西方的总图设计(只是名称不同),日本国没有总图专业设计,一般的总图设计内容是分散由各专业设计,最后由总工程师来协调汇总,这样的工程程序比较混乱不清,建设周期长也不经济合理。然而我国在向世界接轨时学了日本国的工程管理程序,准备取消中国的总图运输专业,想设工程监理代替总图专业的工程现场总图管理;想用城市规划师代替总图专业的总体规划设计;想用建筑师代替总图专业的做平面设计;想由水道专业代替总图做综合管线设计,市政设计代替总图做小区道路竖向设计;景观环境艺术设计代替总图专业做场地设计,这些专业分工都很细而且都是各做各的,均没有综合在一起去考虑工程建设的合理性、经济性及可实施性,也没有人将他们聚合在一起看问题,更是没有了综合总图板的统一管理、长时期工程跟踪及系统管理和系统控制等程序了。 因为这个时期中国开始由计划经济逐渐转型为市场经济,企业办社会的时期一去不复返了。这时的总图专业受到了历史上的最大的冲击,甚至于是致命的打击。大型钢铁设计院及其他大型工业设计院里都在讨论总图专业的合并及归属问题。国内大小设计院开始由事业体制转型为企业化管理体制(仍还是事业体制只是用企业化管理过渡),特别是煤矿部、机械部、轻工业等工业设计院受到的冲击最大,很多院都在这个时候开始转行改做民用建筑设计。当时的重庆钢铁设计研究院的总图人也受到市场经济的影响开始接收重庆市安排下来的民用建筑开发小区项目的总图设计了(在这以前因工业总图设计太忙没接收重庆市里安排的民用总图项目)。 1998至今为新总图(工业总图运输简称总图;民用总图简称场地设计,有时也简称总平面设计),新总图分成两路:一路为城市交通总图运输,(总平面、城市交通、物流运输、仓储等),课程内容在原总图运输专业的基础上有些增减;一路为民用建筑的场地设计课程内容为场地设计、景观园林植物设计、地理地形气象学等(其实是用建筑师来替代总图做场地设计,因为建筑师要做的事太多太多,那些非常繁琐的竖向设计、道路设计、防排洪设计、综合管线设计、挡土墙边坡设计太花时间太费精力了,这些年来建筑们虽然也学了场地设计,一级注册建筑师也考过了场地设计,而真正能做和会做场地设计的建筑师很少,注册建筑师们通过学习能了解到场地设计的重要性、复杂性是件好事情,希望他们尊重总图专业的设计理论知识和设计常规,很好地遵照总图设计规则做些简单的场地设计,或配合总图设计师做复杂的场地设计,因为这些年建筑市场对总图专业的打击太大太深,而今会做和能做专业民用总图的人很难再找到了。最后只剩下城市道路交通总图运输的人来做民用总图,但近来城市道路交通工程量巨大,特别是交通排堵是个世界难题,学城市交通总图运输里的人还得留一点给工业设计院做总图专业的根吧,那么新总图人也就更稀少了更可贵了)。因为总图专业优秀人才大量流失,没有了优秀的总图专业教师,也缺少了优秀的总图设计专家,新的总图学生很难有好的老师教,好的工程师传、帮、带。而建筑、规划、环景景观艺术及给排水专业的无序竞争和民用建筑市场经济的残酷性导致新总图人很难有更高更好的发展前景。 当时的重庆钢铁设计研究院的总图人也受市场影响开始接触民用建筑项目的总图设计,发愤图强,硬是在市场经济的大浪潮中奋勇前进,在国内民用和工业双向发起进攻,除开正常的工业总图设计外,又参与三峡库区的移民建设:库区民用小区的总图规划设计及施工图设计;库区的城市道路设计及库区城市综合管线设计;库区的景观环境场地设计及重庆地区民用建筑市场高差最大最难的小区总图设计。在国外做方案投标竞争项目及在项目选厂选址等工作中用我们总图专业的坚实基础给建设方节约成本,考虑长期预留发展分期分区建设周期规划,让建设方看到了总图专业是其他专业不可代替的最后结果,在当时的重庆钢铁设计院里率先起到了市场竞争的领头羊作用。因此我们重庆钢铁设计院总图室在市场竞争的急流中稳下来了,我们没被市场淘汰。 2000年以后国家正式宣布设计院改制为企业体制,冶金部、煤矿部、机械部、轻工业部等设计院都在减负增效,大量地卸掉老弱病设计师,以年轻有为的新人组合打造新的设计班子,以综合组或综合所为设计体来承包设计院里的设计项目,这时工业设计院里的总图室被大量解体,按老总图人占设计院总人数的比例推理为1~3/100,打比说一般2000人的设计院里在没有计算机时代设有50~60左右的总图专业人员,现代计算机发达时期为25~35人左右的总图专业人员是比较适度的,成立综合设计所后分解了总图室,将总图专业设计师分成1个或2个混入综合所里做总图设计,使总图无法形成一个专业团队,不可能做总图专业的技术研讨和技术创新,专业的发展会停滞不前,还会退步颓变。又因为总图分解在各综合所后人单力薄,技术上提不起来只能给人打下手,很多时候的设计任务量不饱和,在利益上也显劣势,年终奖金分配比例严重失衡时,就使大量的优秀的总图人丢弃总图专业另谋生路。在国内各地区2001~2003年后国家将国家级大型设计院改制转型,那些“五大生”恰恰是文化大革命的牺牲品刚好够20~30年的工龄大量提前退休,使得设计院里很多中年技术娴熟人员大量流失。目前在国内大型的国家级设计院总图室里日常工作的年龄段为:70岁以上的有1~3位专家教授,其余40多岁以下的人约有10~20多人,40多~60多的人已基本没有了,所以总图专业人才的储备是个大问题,本来文革时期就有十多年的技术人才断代,再加上提干的、下海的、提前退休的中间骨干又一去不复返,原本总图运输专业就是靠丰富地经验积累才能对工程设计有效果的专业。而如今国内各工业大设计院总图室里老小总图人年龄差别都在35~40左右,就连总图运输专业母校里的最老的在职教师也没有超过45岁,如今国内再不会有那个专业年龄差距有总图运输专业的年龄差距这么大,真让人揪心呀。总图运输专业的精英后继无人情况是不可忽视的,这个专业若是出了问题,国家的工程建设就会出大问题。 1998年当时国家正处于经济大发展时期,轻率的取缔总图运输专业对国家是一特大损失。因而导致了一大批走在世界前列的很成熟的总图运输专家没地方在国内和国外发表学术论文,没办法让国际上了解中国的计划经济最优秀的产物—总图运输专业,又由于大型工业总图是国家机密,不可能出大量的书来传授专业技术和设计技巧,大学里培养的学生又断代,再加上受市场经济冲击,该专业优秀人才大量流失。然而建国以来,甚至于在近十多年来的城市大开发中,建设部在对民用和工业建筑工程设计深度规定里,一直都是按照总图运输专业的设计技术深度来要求建筑工程总平面设计的,所有阶段:方案、初设、施工图在民用和工业建筑工程设计深度规定里从来都没有降低过对总平面设计的技术要求和技术水平,而场地粗平土图、总平面及道路竖向布置图、场地排水图、综合管线图这一系列总图专业设计内容目前也只有资深总图专业团队才能按《民用和工业建筑工程设计深度规定》的要求全面完成总平面设计任务。 市场经济使总图从新调整位置,总图受市场经济的影响刚开始时有些无所适从,但它仍然有生存的价值也有市场的需求,工业建设中总图运输的重要性早在50年前就已肯定,城市建设中总图规划在很多方面比城市规划和建筑规划及景观规划等专业的综合协调上有优势,在山地和滨水城市的居住区建设中总图也有独特的设计市场(土方及排水问题),在工程建设的新厂和新城选址、总体规划、设计和施工的综合管理中也有不可替代的位置。 2.总图板 啥叫总图板?我国在没有计算机时,所有的设计图都是用铅笔在白磅纸上手工绘制,然后再用鸭嘴笔吸黑墨水将铅笔图用硫酸纸描绘在上面再拿去晒成蓝图。计算设计数据常常是用计算尺拉出数据后读出写在计算书上,或是用算盘和手摇8位数计算器来计算,这几种计算方法的计算速度很慢也很容易出差错,检查校对总图坐标时,总图专业和测量放线的技术人员常常采用较简便的坐标网图解法。而图纸热胀冷缩会导致总图图解坐标产生误差,当时的总图人就想办法用上等的大木板做成很平整的大桌子,有2米多宽,6~8米长不等,一般是根据车间分区总图1/500的比例大小来确定的桌子长和宽,在平整的大桌面上将上等的白布用米糊均匀地粘贴使之结合在一起,然后在白布上面裱上白磅纸,再在那白磅纸、布和木板接合在一起的大木质图板上用铅笔将总图施工图按比例标准轻轻地绘制在上面,绘制的内容有铁路及铁路道岔、铁路的坡度坡长及变坡处设计标高、铁路的转角交点及曲线转弯半径和曲线切点、铁路信号设施、铁路双边或单边排水明沟及暗沟、各建构筑物名称及编号和正负零标高、建构筑的外轮角线、建构筑物的基础外轮角线、建筑物的大门及一层窗户的准确位置、建筑物的踏步及走廊、建筑物的散水及散水沟集水井位置、道路中心线及边线、道路的坡度坡长、道路的变化处设计标高、道路转角交点及曲线转弯半径和曲线切点、道路人行道及道路雨水口位置、场地边坡和挡土墙均按结构实体大小绘制、铁路道路桥梁及排水涵洞、场地排水构筑物:排水沟、急流槽、跌水沟、排洪冲沟、水库水坝、地上地下的各种管线及管井分线形和管线名称标注分别绘制在木制的总图板上面。施工完一个工程就收集竣工资料上总图板汇总修改,然后选用各种颜色的彩色油漆分类将铅笔绘制的线条描上彩色油漆就永久地固定下来了,完成后的总图就成了彩色综合总图板,后来总图人就称它为总图板,以后又有了塑料薄膜代替木质总图板,再后来我们使用了计算机绘制的综合总图,只保留一张刻制的光盘就代替了硕大的综合总图板了。因总图人已习惯称施工图完成后或竣工后汇总的综合总图叫总图板。 现在虽然有了计算机这种现代科技设施使人从大量的脑力及体力劳动中解放了出来,以前的木质总图板它虽然笨重落后,但它有工程建设总图管理的唯一性,现今的电脑技术再好再先进,计算机里的综合总图板唯一性太差,若谁都在它上面任意绘制线条和图案,很容易就破坏它了,因为人们在掌握和控制电脑里的综合总图时,已经没有了那种严格的管理程序。特别是在民用工程建设中没有一套完整的、合理的综合总图管理体系,始终是做不好民用工程的场地设计的。出自: 原重庆钢院总图室--肖丹琳

相关文章

“城市规划”术语定名考——兼议与“城市设计”之关系

作者:李浩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近两年来,随着习近平总书记的一系列重要批示,以及中央城市工作会议的高规格召开,有关城市规划和城市设计已成为广泛热议的重要话题。然而,一个相当基本的问题却不时令...

风景名胜区规划和管理的问题与对策(转)

经过20余年的实践与探索,风景名胜区规划和管理水平得到了较大的提高,但是基于其特殊性、复杂性和多样性而产生的一些深层次问题也凸现出来,困扰着当前 风景名胜区规划和管理。本文将从问题和原因出发,...

对我国城市规划管理体制若干问题的思考

周建军 (上海市宝山区城市规划管理局局长、高级规划师) 提 要:本文通过对我国城市规划现行管理体制问题和关系的分析,指出了现行规划管理体制在很 大程度上不能满足市场经济和依法行政的需要,提出了必须加...

“以人为本”思想在城市规划领域中的应用

“以人为本”思想在城市规划领域中的应用 作者:陈 林1, 王 轶2(1.三峡大学 土木水电学院,湖北 宜昌  443002; 2.长沙理工大学 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湖南 长沙  410016) 摘...

美国城市化的启示与思考

美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也是世界上城市化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尽管美国的城市化过程同美国特殊的政治、经济、历史、地理和其他因素息息相关,但仔细考察美国城市发展的历史,认真吸取其城市化过程的经验教...

浅议城市总体规划的几个问题(转)

浅议城市总体规划的几个问题 来源:城市规划学刊 近几年全国大、中、小城市都在编制城市总体规划,总体规划经过上报批准付诸实施就是城市建设法律性的文件,因此,编制总体规划应特别慎重和仔细。 总体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