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规划,村庄乱如散沙(转)

时间: 2012-08-24 / 分类: / 浏览次数: / 1个评论 发表评论

“几年之间,全村往外扩了一圈儿。”济阳县孙耿镇高家村会计郭振俭称,因为村庄缺乏统一规划,村民纷纷抢地建房,造成整个村庄占地不断外扩,而各家各户宅基地面积大小不一,也成了不少村民的“心病”。在郭振俭的记忆中,高家村村庄建设没有进行过一次整体规划。

吃掉耕地的房子

在高家村外扩过程中,纷纷立起的新房占掉不少耕地。“谁都想多盖一套房子,村里不批,有的村民就在自己地里盖房。”高家村的一位村民称。这些新建的住宅在建前没有规划可依,在建造过程中也是相当随意。合理的排水渠道、公共区域的“留白”等,均被抛诸脑后。

位于聊城市西部某村村民也尝到了村庄随意“外扩”的苦果。“前些年,村里有的村民孩子大了要成家,想盖房,就拿自己的耕地跟人换,先把房盖起来再说。” 该村村民说。看到其他村民的院子都有200多平方米,有的村民刻意扩大自己的宅基地,非要建到300平米。“你拿离村里远的地,跟人交换近一点的,总得多 出点,再说,这地也有肥有瘦;所以,换地建房的人有不少是以多换少。”由于村里的7个生产队之间,原本人均耕地就有多有少,在频繁的土地交换之下,进一步 加剧了这种差距有的村民人均耕地到了1.8亩,而有的村民则不足一亩。

随着村庄外围新房林立,村庄内部的空闲宅基地越来越多。住在村里的人发现,因为周围新房的地基设计过高,又没有通畅的排水沟,一到大雨,村里的水无法外排,不少原来好好的街道开始因积水而泥泞。“这有啥办法?谁能想得到?”有村民无奈地反问。

停止审批宅基地

一方面是农民建房需求不断,一方面是宅基地审批趋严,不少村庄放任了村民随意建房,更有不少村干部甚至“高价”划拨、出售宅基地。记者在聊城、德州、临 沂、滨州等地调查发现,不少村民如今的住房就是以每处几千元不等的价格从村里“买”来的。“买下来盖了房,还得等着拿证;真想拿证,还得交点钱。”不少村 民反映。

随着新农村建设步伐加快,省内不少地方开始兴建农村社区、进行合村并居。政府逐渐意识到,农村乱占乱建的房屋为拆迁带来的巨 大压力,开始有了初步的规划意识。这种规划,在不少地方却并非以合理利用现有空间、对村庄功能与规模的科学设计为出发点,而是采取了强硬的停止审批宅基地方法。

没有村庄规划,停止审批宅基地,确实逼着不少村庄转向想法利用村内的空地、闲房。“全镇都不再审批宅基地,这是硬性指标,”临沂市一位村干部告诉记者,“镇书记开会时明确说,因为村里私自审批宅基地,给将来的旧村搬迁带来任何麻烦,由村干部负责。”

建社区规划缺不得

但“一刀切”式的停批宅基地,也让房少人多的家庭有了怨言。“有的户本来就有几处老宅子,用不完;而像我们这样孩子多,人多,却只有一处老宅,要盖房怎么办?只能向村民买。”滨州市某县的一位村民认为,同在一个村里,有人房多有人房少,不公平。

已经面临搬进新社区楼房的一位王姓村民,也感受到了另外一种不公平。“按照村里的政策,宅基地可以置换楼房面积,有的人家占的宅基地多,就能多分到房子,多拿到补偿款,有的人家当初没有乱占耕地建房,到手的楼房少,补偿款也少,这不是鼓励村民乱占吗?”

农户之间的不公平背后,显示出的是省内村镇规划的空白与矛盾。山东省农科院一位专家表示,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中央和省内就不断出台有关村镇规划的文 件。“这些文件,对村镇规划的原则、目的、具体方法都做出了详细的规定,但出台归出台,具体落实却是一直被地方漠视。”村镇规划落实难,与地方经济与村集 体经济落后有关。“县乡村都没钱,怎么请人搞规划?”

该专家还注意到,在现在逐步展开的新型农村社区建设中,有的地方还发生了村规划 与镇规划“打架”的现象经济实力好的村庄,原本做了社区设计,报上去之后,镇里要求要为招商引资项目让路,社区设计就得必须修改。“这样的改动完全不是以 村民实际生活便利、村庄科学建设为出发点,那修改之后的规划,还有什么意义?”这位专家说。

合村并居应规划先行

笔者在下乡调研中发现,很多村建设没有详细的规划,有些村虽有规划,由于时间早,内容粗,无可操作性,难以实施。由此,农村修建住宅存在两种怪现象:一是 风水现象。即:一些住宅的修建,不是按村庄的规划选址,而是请“风水先生”择“风水”,风水先生说哪里“风水好”,就往哪里建,使许多村庄成了“空心 村”;二是沿路爬现象。不论村内村外,“只要有路就有家”,一些临路、临街乱建的经营性用房更是肆无忌惮,无度扩张。不少村庄因建房缺少科学规划,导致街 道七扭八歪,住宅分散杂乱,土地资源浪费严重。

村庄建设规划是指导农村居民建房的基础。在进行“合村并居”新农村建设的过程中,应先对村庄建设规划进行完善、更新,制定出台切实可行的村庄建设规划,来指导新农村建设,使新农村建设更科学、更合理,同时也有利于土地资源的合理利用。(李平和)

1个评论

  1. 忽悠
    2012/08/24 23:46:26

    说的非常具体和现实。
    去年援建给某贫困村建设村部,村长刚从韩国考察回来,得意洋洋地告诉我们,村部要如何如何按照风水建设,浪费了挺好一块场地,然后对口的援建单位区组织部长居然非常支持村长的决定。
    村规划很多都是粗糙无比没有任何指导意义,无法实施,钱还花了不少,合村其实都是为了腾出大量集体土地搞工厂。
    规划管理的体制,问题多多。